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晋剧 > 人物 >

一位晋剧演员的假期“倒计时”

2019-02-12 发表|来源:山西云媒体|作者:王晏如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

正月初五的午后,两个可爱的宝宝在妈妈轻哼的儿歌声中渐渐睡熟。

他们的妈妈,是太原市晋剧艺术研究院的戏曲演员郝晓辉。 

一年365天,郝晓辉所在的剧团至少要在外演出200场戏。有时一走就是一两个月,像这样的温馨时光,实在难得。眼瞅到了初五,郝晓辉的春节假期也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

郝晓辉在《黄鹤楼》中饰演的周瑜

走村串镇,把欢乐带给百姓  

郝晓辉主攻小生。披挂上台,这个长相清秀的姑娘摇身成为三国智士周瑜、西汉名臣朱买臣,举手投足尽显男儿神采。

“我12岁开始学戏,到现在已经18年了。我们曾跟着晋剧表演艺术家谢涛老师,把晋剧带到了法国、日本、俄国斯、德国、美国等很多国家,受到当地观众的热烈欢迎和喜爱。但更多的时候,我们的舞台在农村。”  

郝晓辉说,“农村的演出条件不好,晚上睡觉一般就是地上铺块木板。好的时候,会有个上下床。”

剧团演员在搬运各自的行李

都知道练功夫需得“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她说,真正考验意志的,正是农村这个大舞台。

“我们有的角色扮相需要穿上厚厚的棉袄,夏天在帆布搭的简易舞台上演出,热得连气都喘不上来,演员中暑晕倒是常事;三九天,化妆的油彩都冻住了,人们都穿上厚厚的棉袄御寒,我们却要脱掉厚衣服,只穿上薄薄的戏服。但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对得起每一位观众才是最重要的!无论多冷、多热,一登台亮相,就必须精气神十足!”

沙哑的声音难掩疲惫,可一谈及工作,郝晓辉就目光灼灼,来了精神。

“年前我们接连演出到腊月二十九才歇下。下去演出,经常是连着奔波几十天的节奏,中间有人顶不住生了病也常有。但台口都是排好的,带病也得顶上去!不过演完之后,观众的掌声、叫好,可比吃药还顶用呢!”她爽朗地笑起来,脸上写满幸福。  

观众争相观看剧团表演

工作忙,她欠孩子许多

“我们的工作性质比较特殊,几乎没有节假日。大家过节休息的时候,我们通常都是在搞惠民演出。平时的时间,我们不是下去送戏演出,就是加班加点创作、排演新剧目。去年,我们团带着《傅山进京》在全国巡回演出,所有演职人员都是半年没回过家。”说到这儿,郝晓辉的眼神黯淡下来。

郝晓辉的爱人申凯是团里演奏晋胡的乐师。2018年夏天,进入了演出旺季,两口子硬着头皮,把两岁半的大宝和刚满11个月还没断奶的二宝留给公婆照料,双双踏上送戏之路。

“我们坐了五个小时长途车。我一路上没抬头,一句话都没说,满脑子都是两个宝宝,感觉一张嘴就要流出眼泪来了。”回忆起当时的心情,郝晓辉仍难平静,眼泪悄悄绕着眼眶打转。 

那一趟演出,从内蒙到陕西,从陕西又回到山西寿阳,夫妻俩走了近两个月。“回家那天我特别激动,一遍遍地想象和孩子们见面的情景。”郝晓辉说。但踏进家门的一刻,她却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

“完全不是我想象的情景。大宝见到我眼睛里只有陌生;二宝也不让我抱,两只小手就搂着奶奶不放……”

缺位孩子的成长,郝晓辉和爱人想起来就难受,但这种遗憾却无从弥补。

大年三十,家家户户已装扮一新,年饭飘香,一派团圆气氛。前一天刚刚结束演出任务的郝晓辉、申凯夫妻俩,却才腾出手来,收拾房屋、打理两个孩子的新年衣裳。忙乱中,蹒跚学步的二宝碰翻了热水盆,小脚丫烫伤了一大片,哭得撕心裂肺。

从正月初六开始,剧团将为太原市民送上一系列戏曲惠民演出。难得能陪孩子们几天,郝晓辉精心安排的假日亲子活动,却被这突发状况打乱了计划。望着二宝满脚的水泡,心疼、愧疚、不舍、担心,一齐涌上她的心头。

“又不能陪孩子了,心里挺难受的。尤其二宝的脚伤了,不能碰地,我很担心……唉,从来事难两全,剧团里哪个家庭不是这样呢?但能从事自己喜欢的职业太难了,我已经很幸运。我的工作就是我所喜欢的。”郝晓辉由衷地说,“新的一年,只希望我的孩子们健康、快乐、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