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晋剧 > 人物 >

走近晋剧司鼓大家贾炳正

2020-07-08 发表|来源:晋中日报|作者:郝俊力
 
省非遗中心摄制组拍摄贾炳正先生口述实录现场。 郝俊力 摄

2020年开春,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人们正常的生活学习工作秩序,全省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应急响应,年届88岁高龄的晋剧非遗传承人、司鼓大师贾炳正先生,每天关注疫情动态,巴望着疫情早日清零恢复正常秩序。随着疫情的好转,他心中盘化已久的一项大工程,在晋中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心的组织下,正式启动,他花几十年功夫编写出版的三本《晋剧传统锣鼓通谱》要全部录制成视频,由静态变动态,以供爱好者更好地学习掌握和传承。每天上午8点、下午2点半,他准时到现场坐阵指挥、操鼓签示范。文场四大件呼胡、二股弦、三股弦、四股弦,武场主要八大件鼓板、马锣、铙钹、手锣、铰子、梆子、大堂鼓、小战鼓,整个场面由鼓板统领,签落声起,一曲接着一曲排练录制,他的高徒王晓鹏担纲司鼓。这一工程浩大,大约需要两到三年时间。

4月29日贾老例外没去《通谱》录制现场,省非遗文化中心摄制组约好要来拍摄贾老的口述实录。一大早,贾老早早就收拾停当、穿戴整齐等候在自家小院里。

贾老的家位于榆次新集街42号颇具年代感的晋中青年晋剧团院内,他居住在上世纪80年代单位分的两间平房里。2017年春,因写晋剧之星《程玲仙戏剧人生》一书,我曾不止一次来到这里,拜访主人公。对我这个不速之客,贾老总是笑脸相迎、满怀兴致、不厌其烦,尽其所能为我介绍他所知道的情况,讲述他所熟悉的人与事,并不时翻动出他珍藏的《中国戏曲史》,各个时期的演出剧照、集体合影,甚至他五六十年前手抄的老剧本,一一讲解。让我惊奇的是已然85岁高龄的贾老,除了耳朵有点背,与人交流时需要戴助听器以外,整个人看上去硬朗结实,精神矍铄,满脸放光,尤其说话声音洪亮,思维敏捷,记忆力惊人,并且能娴熟自如地操作电脑。他很乐于有人同他谈论晋剧、谈论与他合作相伴了一生的那些晋剧表演艺术家,那是他一生最钟爱的事业,一生最尊崇的偶像。他总能从岁月深处的褶皱中,准确地翻捡出一些场景,娓娓道来,而听者不经意间被他带入,犹如身临其境,随时都会有一些新的发现,随时都会被一些吉光片羽照亮。那些被他温存了几十年的前尘往事,盈满包浆,充满质感,把玩摩挲得珠圆玉润。

这是一位与晋剧艺术有着深厚渊源的老人,可以说他为晋剧艺术而生,为晋剧艺术而活,晋剧艺术是他全部的事业,也是他全部的人生,他全部的光荣与梦想。他身上那种超乎常人的执着与醉心,不禁令人起敬,亦异常令人感动。贾炳正先生1932年生于太原,自幼受在戏院供职的父亲影响喜爱晋剧,12岁(虚岁)开始接触鼓板。15岁(虚岁)正式拜师王德胜(乳名宝儿则)学打鼓板,主攻司鼓,兼击梆子、铰子、小战鼓。当年一些知名的鼓师如太原新化大戏院的申天福、南仓巷山西大众戏院的冯万福、新民大戏院的白晋山,都是各班底的主要鼓师,在艺术上各有长处,对他的成长都有过影响。太原解放前,由于兵荒马乱、民不聊生,他随同父母举家逃难到刚刚解放的毗邻之地榆次,进入榆次东戏院谋生。太原解放后,他又随全家回到太原。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被临时到平遥演出的筱桂琴叫去打板,适逢晋剧名角程玉英从北京回到平遥受到观众热捧,他被程玉英看好并极力挽留,于是成了平遥群众晋剧团的一名鼓师。1953年,平遥群众剧团迁到榆次,易名榆次专区民营公助剧团,后又与榆次新生剧团合并为晋中晋剧团。上世纪50年代中期,他又投师人称“三朝元老”之一的名锣师、名鼓师赵挺杰(乳名润生)门下,被课以严格的调教,统一了路子,规范了底号,纠正了弯路,弥补了不足,使他的艺术得到长足进步。与此同时,赵师父还传授给他不少将要失传的打击乐演奏技巧,使他的羽翼日渐丰满,艺术上趋于成熟,在业内逐步站稳了脚跟。

鼓师作为一个戏曲乐队的指挥,是一台之主,场面领袖,属于灵魂人物,鼓签打下去,一下就是一下,要打在演唱者的节骨眼上,既要掌控节奏,还要感染舞台演出气氛,烘托演员的感情,不仅对整个文武场有全盘的掌握,同时对整出戏的剧情结构,对演员的唱腔唱韵、表演风格、表演特色都了然于胸。在40多年的舞台艺术生涯中,贾炳正先生曾有机会为许多著名演员的拿手好戏充任司鼓,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如丁果仙、程玉英主演的《走雪山》,丁果仙、筱桂琴、马福仙主演的《女忠孝》,郑雅楼主演的《淮都关》《土祖庙》《折桂斧》《回荆州》,刘兰芝、张桂娟主演的《凤台关》《杀宫》,鹿儿红主演的《击鼓骂曹》《抚琴》,小一声雷主演的《高平关》,王银柱主演的《庆顶珠》《看兵书》等等,都是骨头戏,这些经历使他对音乐与表演相结合时的一套程式用法的准确把控,驾驭自如,与演员性情心思息息相通,无论文戏、武戏,伴奏起来得心应手、配合默契。像曲牌戏《炮烙柱》,全戏22场,场场都用各种曲牌近40个,他都指挥得有紧有慢,恰到好处。昆曲戏《嫁妹》中有不少专用的精华打击乐,还有《草坡》《宁武关》等戏的曲牌,其司鼓艺术深得师父赵挺杰、晋剧资深艺人王永年真味。1957年和1959年,在山西省第二届、第三届戏曲观摩会演中,他相继为程玉英主演的《火焰驹》《教子》司鼓,两次获得鼓板伴奏奖;1958年,在全省现代戏会演中,他为王爱爱主演的《朝阳烈火》司鼓,获得鼓板伴奏奖,成为观众心目中的晋剧司鼓艺术家。之后在各类汇演比赛中获奖无数,1991年在全省教学剧目会演中,他编排的晋中艺校的曲牌联奏,获得编排一等奖。

贾炳正先生的鼓点做到了紧随剧情、紧贴唱腔,“预眼清晰,下眼准确,掌握音韵,收眼干净”,动与静、快与慢、张与弛、强与弱等各种多变的戏剧节奏和舞台气氛,掌控自如,文戏稳而不温,武戏强而不灭,情在心,意在手,始终严守一个“伴”字,从不喧宾夺主,让演员唱得过瘾,演得尽兴。他为晋剧表演艺术家程玉英、程玲仙等司鼓伴奏数十年,对她们推崇有加,用高超的技艺和一腔挚爱,成全了她们的艺术人生,使之成为晋剧戏曲艺术舞台上煜煜生辉的明星、大家,那些剧目和唱段也成为晋剧艺术史上脍炙人口的经典。及至上世纪80年代,程玉英、田秀英主演的《爬堂》,李占维主演的《哭灵堂》等由山西人民广播电台录音;程伶仙主演的《游西湖》由山西省文化厅录像;候玉兰主演的《下河东》等灌制立体声唱片或录制盒式磁带,等等,都是他亲自司鼓,至今令广大戏迷反复回放,百听不厌。

为使司鼓艺术薪火相传,1975年,贾炳正先生从晋中晋剧团调到晋中艺校任教,面对一个个零基础学生从手把手教起,先后培养了一大批司鼓艺术人才,学生遍布省内外各文艺团体。他一生入门弟子就有27位,其中7位是60年代初文化部门指派的师承关系,年龄最长的只比他小两岁,现已过世5位,在世的还有冯仁英、董晋国,他们都曾为晋剧司鼓艺术做出了贡献,冯仁英教出的学生桑美恩现在晋中晋剧团搞打击乐,董晋国的学生闫耀在省城任著名晋剧表演艺术家谢涛的专职司鼓,岳锦川在晋中艺校任教;其余20名晚辈后学遍布全省,现供职于晋中艺校的打击乐教师易清波,晋中晋剧团司鼓王锦、王晓鹏、郭海成等都是业界佼佼者,王锦已上了一级职称,成为省里的联系专家。为了方便教学,他于1979年整理了《晋剧打击乐》(上),被省文化厅作为全省各个艺校的推广教材。退休后,除了继续带学生教学外,他把大量心血花费在编著《晋剧传统锣鼓通谱》(上中下),这是一套介绍晋剧打击乐最为详尽的工具书,也是贾老致敬前辈晋剧艺术家、勉励后辈学徒所做的最大贡献,被誉为晋中戏曲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活化石”。为了出版此书,他宁可放弃买新房,至今住着上世纪80年代他所供职的晋中青年晋剧团单位盖的平房。2005年该书被列入当年中国戏剧出版社的重点出版图书,获得中国戏剧届权威人士的高度评价,称即使放眼全国,至今也还没有见到其他剧种有如此规模的锣鼓通谱系统性的编著。该书出版后更是引起了国内戏剧界的轰动。国家图书馆、北大图书馆、中国戏曲学院、山西省图书馆等专门收藏了这部巨著。

环视他的家,职业艺术氛围特别浓厚,客厅墙壁挂满了名家题字:“唱做唸舞,鼓乐传神”“德隆艺精,鼓坛巨搫”“司鼓艺术大师”“剧坛滚战六十春,潜心治艺求严谨;培育桃李誉三晋,身言师表踞巅峰;同侪称颂结师友,后学恭礼逾父尊;退归林下撰通谱,晋剧传承著丰功”……点点笔墨都是对贾老司鼓艺术生涯的溢美与赞赏。贾老12平米的卧室兼书房,最醒目的柜顶上,恭敬地摆放着两位师父的照片,各类戏曲资料和获奖证书被他有序收藏在老书柜里,还有他用过的各类鼓架、鼓板,像个小型晋剧史料博物馆,窗前是写字台,案头放着他的《晋剧传统锣鼓通谱》,卧室门右侧靠墙处安放着他每天都在用的电脑。

每天清晨6点起床,听戏曲,听新闻,雷打不动。上下午都在他的写字台和电脑桌上,整理有关戏曲资料。所有采访他的各种音频、视频和文字都被他悉数存入电脑。他用写字板在电脑上写文章,写艺术点评。有时还会为前来讨教的学生或锣鼓爱好者敲敲鼓板。闲暇时爱上网浏览新闻。晚上从新闻联播开始,到山西新闻、晋中新闻要依次看完,国际频道、海峡两岸同样都要关注。除此而外没有他好,不抽烟不喝酒,生活规律,充实自足。

近些年来,他把主要精力参与到晋中市文联和晋中市晋剧艺术研究会鼎力推出的《晋剧中路梆子挖掘抢救工程系列丛书》这项非遗文化艺术抢救工程中。这是一部集史料钩沉、艺术研究、曲目鉴赏和流派传承于一体的鸿篇力作,作为晋中晋剧界年龄最长、资历最深、从艺时间最长的一代司鼓大师,自然不能缺席。他把自己几十年珍藏的老剧本翻出来提供给编委会,积极整理曲目,撰写个人从艺小传,耐心细致地为前来采访的作者进行讲述,提供各种资料,尽可能倾其所有。2017年11月,我受研究会会长张定邦先生责成,编写晋剧之星《程玉英戏剧人生》,当时因为时间赶紧,不能铺开到各位老师家一一采访,便托程玉英先生的弟子、晋中艺校教师范金萍相约几位老师,某个下午到艺校附近程玉英先生的弟子李桂香老师家集中采访。那天下午,85岁高龄的贾炳正先生第一个准时到达,让我不敢相信的是,听力不大好使的贾老居然是骑着电动摩托车从位于榆次老城新集街的家大老远赶来的。那晚,贾老最后一个离开,其时,天色已然全黑,我说开车送他,他执意不肯,坚称没问题,独自骑着电动车返回。让我又感动又不安,至今难忘。

2018年5月,贾炳正先生获准成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代表性项目晋剧传承人代表。他更加有了一种使命感,真有些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劲头。贾老说,晋剧音乐艺术,尤其是武场司鼓及锣鼓经艺术都是靠师傅的口传心授,一代一代往下传承,用的都是传统老艺人留下来的一些特殊的符号和文字标记。锣鼓经是一个声音、节奏的艺术,干巴巴的文字、符号学起来真的不太方便,不太容易。这次录制成视频,把印在纸上的不出声音的文字知识变成听得见、看得清的活的知识,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工作,是一件晋剧司鼓艺术和锣鼓经传承的里程碑式的工作。

4月29日原本约了9点准时开录,但省非遗中心摄制组因为堵车快10点才到。贾老有点不高兴,说:“我一辈子遵守时间,开戏时从来没有找不到我的时候。”

拍摄开始了,在晋中市晋剧和民间艺术研究院非遗中心录制现场,88岁高龄的贾炳正先生正襟危坐,气象不俗,不疾不徐,娓娓道来:“我1932年出生于太原,受父亲影响,自幼喜爱晋剧,12岁开始接触鼓板,15岁正式拜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