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晋剧 > 人物 >

文艺工作者的楷模——晋剧大师丁果仙小记

2020-07-18 发表|来源:山西戏剧网|作者:苗长青

丁果仙,我国著名晋剧艺术表演大师。河北束鹿人,幼年迁山西。195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太原市戏剧学校校长、太原市晋剧团团长、山西省晋剧院副院长、山西省戏曲学校校长。中国戏剧家协会山西分会副主席,第二、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山西省第一、二、三届政协常委,山西省第一、二届人大代表。丁果仙不仅是著名戏剧表演大师,品德高尚,德艺双馨,在晋剧界享有崇高威望,而且,具有民族气节,追求进步,对党忠诚,纵使身受冤屈,亦至死不渝,是我国文艺工作者的优秀代表。

绝不给日本人唱戏

1909年农历三月初五,丁果仙生于河北省束鹿县翰林村。3岁那年,父亲病逝,母亲带着3个孩子乞讨为生,后来,母亲把她卖给本县丁家村的一户人家。1912年腊月,养母病逝。翌年,养父把她转卖给在太原做小生意的堂兄丁凤章。不久,丁凤章又捡回来一个小女孩。因年龄差距很大,丁凤章夫妇让两个孩子喊他们爷爷、奶奶。

丁家住在当时太原火车站附近的“小五台市场”,附近有一家妓院,买回来一个11岁的小女孩小红。3个孩子经常在一起玩。一天,妓院老板让小红接客,小红不肯,结果被老板当着丁家两姐妹的面给活活打死了。姐妹俩被吓坏了,哭喊着找到爷爷。丁凤章说:“当妓女就得接客,不接客,打死活该。我也不能养你们一辈子,你们长大了是当妓女,还是唱戏?”姐妹俩拼命点头:“唱戏。”

很快,丁凤章就给姐妹俩找了教戏的师傅。这时,丁果仙5岁。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丁果仙学得非常用功。

丁果仙始学青衣,后改须生。以往晋剧舞台上,还没有女扮男装的先例,丁果仙打破了这一常规。为了演好这一角色,她每天披星戴月练功,用心琢磨。在生活中她潜心观察男人的声情举止,有时还把自己装扮成男子汉,留着短发,着男装,大模大样地走在太原街上。

丁果仙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重视学习其他剧种的精华,剔除晋剧中的粗俗;重视博采众长,提高自己。在念白上大胆创新,采用普通话的音韵,和太原话的声调相结合,适当揉合晋剧传统念白方法,从而形成了丁派独具一格的念白。这种念白,已成为现代晋剧普遍流行的风格。这是晋剧的一大改革,为晋剧走下黄土高坡,走向全国铺平了路子。

丁果仙在抗日战争爆发前已是享誉三晋的晋剧名角,被称为“山西梆子须生大王”。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太原被日军占领。丁果仙具有强烈的民族气节,决心不给日本侵略者演戏,换上长袍马褂,扮作商人,与丈夫任秀峰一道离开太原,隐姓埋名,在忻州一个偏僻山村住了下来。

政治上追求进步

1949年4月24日,太原解放了。共产党对丁果仙是了解的,从第二天起,就不断地有解放区的文艺界领导和文艺工作者来看望她。这时,她已迁回太原。5月1日,太原举行庆祝解放联欢会,丁果仙演出了自己的拿手戏《空城计》。这是她抗战停演以来首次登台演出。她的艺术人生揭开了新的一页。

不久,太原市成立了各界代表会,各界代表由各个行业有名望的人士组成。戏剧界的代表是丁果仙。

1952年10月,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在北京举行,丁果仙荣获政务院颁发的表演一等奖,周恩来总理亲自为她颁发了奖状和奖品,并称赞说:“丁果仙同志,你的唐代宗演得很成功,有机会毛主席还要看呢!”丁果仙激动得一个劲流泪,不停地说:“我演得不好,不好……”总理慈祥地微笑着:“嗳,好就是好。不好,我也不会说好。”不久,丁果仙接到通知,要她和剧团进中南海怀仁堂为毛主席和中央首长演出《打金枝》。演出结束后,毛主席与其他中央首长走上舞台接见演职人员。毛主席亲切地握住丁果仙的手,表扬说:“你把唐代宗演得很逼真。《打金枝》是很有意义的戏。你演的唐代宗很有气度,有风采。唐代宗这个人虽然治国无能,却懂得干部政策,他处理家庭矛盾是有办法的。”从此以后,丁果仙对唐代宗这个人物倾注了更多的心血,无论唱腔与表演都有更高更新的突破,使《打金枝》成为晋剧艺术皇冠上的一颗明珠。1955年,长春电影制片厂将其搬上了银幕。

为了培养晋剧人才,鉴于国家经济还处在困难时期,丁果仙自己出资购买了一所院子,又捐献了一些必用物品,成立了建国后山西省第一所戏曲学校——太原市戏校,她出任校长,招收了30多个学员,并亲自执教。后来的晋剧台柱子马玉楼、刘汉银、武忠、阎惠贞、张鸣琴等,就是丁果仙当时的门生。

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她积极捐献。1953年10月4日,她随中国人民第三届赴朝慰问团到朝鲜前线慰问演出,连续演出两个多月。

1959年丁果仙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为了表达对党的一片赤诚,她第一次交纳党费一万元。1964年,再次交党费一万元。因国家经济困难,她曾两次要求降低自己的工资,以减轻国家负担,为国分忧。实际上,她自己的生活也不宽裕。

1965年,周总理在北京主持召开戏曲推陈出新座谈会,亲口点名要丁果仙参加。回到太原后,丁果仙立即致力于现代戏的探索和创作,先后领导创作和上演了《血泪仇》《红旗下的花朵》《小女婿》《丰收之后》等现代戏,并亲自参加演出。在《血泪仇》里她扮演老贫农王仁厚,在《红旗下的花朵》里扮演老教师,在《小女婿》里反串丑旦陈快腿等,都博得观众的好评。

对党忠贞不渝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丁果仙受到迫害,加上肺病不断恶化,生命垂危,但她仍然相信党。丁果仙没有父母、兄弟姐妹、子女,一天,她拉住丈夫的手,有气无力、一字一句地嘱托道:“秀峰啊,我的身体不行了,但你一定要活下去。请你帮帮我,有朝一日你要仔仔细细把我的情况向党和群众讲明白。我丁果仙一生清白为人,酷爱晋剧艺术,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人的事情,更不会反对共产党,反对毛主席……”

一位前省委领导在恢复工作后,专程来到医院看望她。丁果仙紧紧握住这位领导的手说:“看来,我的身体确实不行了,活不了多久了。请您转告组织,我丁果仙没有任何怨言,我对我的过去没有任何遗憾。我只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不应把我们祖宗留下来的戏曲艺术统统指责为毒草,那是我们民族的文化瑰宝呵!不能长期禁演,不能让戏曲艺术灭亡!”

1972年农历正月初二凌晨,丁果仙在山西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走完了人生的最后旅程,终年63岁。

一辆小平车将她的遗体拉回家里。大伙张罗着要给丁果仙做寿衣,她的丈夫任秀峰最了解她,说道:“就让她穿上1952年毛主席接见她时穿的那身衣服走吧。”

粉碎“四人帮”后,党和政府为丁果仙彻底平反。1981年1月14日,在太原双塔寺烈士陵园,为丁果仙举行了隆重的骨灰安放仪式。

(作者系中共山西省委党史研究院[山西省地方志研究院]一级调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