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晋剧 >

古太原县的名票班

2021-03-15 发表|来源:太原日报|作者:韩银柱

古太原县聚文会是名噪一时的晋剧票友班。清光绪年间,在太原古县城的北街中段路东,有一坐东朝西的两进三合院,街门的门头板上镌刻着“聚文会”三字,这就是古太原县名票班所在地。

班主马仲秋是清末秀才、城里的富户,家有许多土地,临街还开有中药店,店名就叫“聚文会”。后院就是闹票儿的地方。虽说是药店,实则是以文会友,聚集了当时的举人秀才。马仲秋白天悬壶济世、看病卖药,晚上就闹票儿。他从小随父学唱昆曲,也唱梆子乱弹。其弟马三秋协同经营药店和票友班。

民国初年,昆曲式微,马仲秋改唱山西梆子,吹、拉、弹、唱样样在行,擅长唢呐、梅笛,很懂戏。马三秋擅长弹三弦、四弦,还会制做乐器,他做的呼胡、二胡、三弦、四弦音色特别好,兼任票友班总指挥。

马仲秋对山西梆子情有独钟,对每个板式、唱腔、曲牌、锣鼓经研究很深,有过革故鼎新,为晋剧音乐的继承和发展作出了贡献。当时的好多剧本由聚文会研究定稿后,交给名老艺人搬上舞台。近代学者、音乐家、戏剧活动家、晋剧音乐奠基人郭维芝(字少仙)曾说过:“从清同治元年(1862)至民国十年(1921)历时五十多年来,票界盟坛当推太谷北洸曹子猷及太原县聚文会。”

马仲秋还经常邀请名艺人切磋山西梆子艺术,排练戏曲,进行演出,如三儿生(孟珍卿)、田贵旦(田贵儿)、毛毛旦(王云山)、狮子黑(乔国瑞)、十二红(杜福盛)、鹿儿红(王庆云)、盖天红(王步云)、十三红(张景云)、说书红(高文翰)等都是这里的常客。

票友最多达上百人,住得近的闹完票儿就回去了;远的呢?来了就住着,管吃管住,走的时候还送盘缠路费。旧社会的戏班,不像现在有固定的演员、行头、设备、剧场,那时唱戏的属“下九流”,社会地位极低,旧社会流传着“一不当裁缝二不打戏,三不给剃头的当徒弟”,就是真实写照。夏天有台口唱戏赚钱;一到冬天,歇班封箱到聚文会闹票儿避冬。

聚文会广招贤才,名伶荟萃,名老艺人同台献艺,以老带新,以新促老。马仲秋购置了文武场的全套乐器和戏箱。能演《鲛绡帕》《全家福》《忠孝义》《渭水河》《嫁妹》《大赐福》《沙陀国》《五子登科》《宁武关》《草坡》《明公断》《忠报国》《满床笏》等戏。《鲛绡帕》全本戏,是田贵儿的首戏,在太原、太谷乃至晋中那首屈一指,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名声远播。

聚文会人气越来越旺,票友班里有不少外地的师傅,如祁县的鼓师狗蛮师傅(大名高锡禹)、祁县的能说戏会乱弹的何芳圃和韩子谦、太原县北格镇张花村的著名琴师刘吉、清源南营村的李景文。聚文会当地人也不少,一多半是古城营村人,有“古城营人进不了城,聚文会开不了场”的说法。晋祠镇小站村的郭本华是打马锣的,小站村的王金玉唱须生;古太原县城西街的石昌泰主工青衣,是田贵儿的得意弟子。武家庄村的田贵儿是有名的“田贵旦”。那时流传着“宁肯挨一顿顶门棍,不要误了田贵旦的血手印”“宁肯挤得扯了裤腰,不要误了三儿生的坐窑”“看了万人迷,一辈子不用吃 (娶 )婆 姨”。

1937年9月,日本鬼子侵占了太原县城,将马家院落改做日军库房,随之药店倒闭,马家败落,聚文会闹票儿亦随之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