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理论评论 >

用艺术的力量为青春喝彩

2019-05-06 发表|来源:文艺报|作者:薛晋文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青年是整个社会力量中最积极、最有生气的力量,国家的希望在青年,民族的未来在青年。”由此可见,青年在整个社会系统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作用,青年的理想决定着国家的理想,青年的力量影响着民族的力量,鉴于此,青春题材电视剧有责任用艺术的力量为青春喝彩。青春剧是中国电视剧家族中的重要成员,以讲述青年人的奋斗故事、塑造有为青年形象、传达昂扬进取的审美价值观而独树一帜,在青年成长过程中承担了同行者、解惑者和引领者的重要艺术使命,在鼓舞和激励青年成就自我、服务社会和建功新时代中发挥着不可代替的艺术力量。

用奋斗的青春故事鼓舞青年。 青春剧创作者应将镜头对准新时代青年的奋斗生活,积极发掘爱国者、奋斗者和牺牲奉献者的动人故事,这应该成为青春剧的主流和主脉。放眼望去,新时代的伟大历史洪流中,青年群体的身影最为活跃和动人,比如,航天报国的嫦娥团队、神舟团队、北斗团队的青春故事数不胜数;脱贫攻坚的第一书记团队、科教团队的青春故事不胜枚举;决胜全面小康和奋战“一带一路”征程中的有为青年故事俯拾皆是。这些“80后”、“90后”的青年奋斗故事,实际上和青年马克思、毛泽东和邓小平等前贤的奋斗精神本质上一脉相承,同时与赵一曼、雷锋、王继才等先辈的奋斗轨迹形成了接力赛,这些前仆后继的“永久奋斗”精神汇成了自强不息的中华民族精神。时代青年的奋斗生活召唤着文艺工作者必须有所作为,我们应当用深入生活的脚步去丈量浩瀚的青年生活,艺术地表现他们的生活方式、情感态度和价值取向,艺术地挖掘他们主流的精神和集体意识,艺术地呈现他们英勇奋斗、不懈奋斗和永久奋斗的青春生活特质。客观而言,诸如《奋斗》《士兵突击》《深海利剑》《最美的青春》这样的优质青春剧并不多见,当前的青春剧表现小情感小生活方面的作品比较多,深度反映大时代、大历史、大社会的高质量青春剧还不多见,青春剧同样存在着有高原缺高峰的现实问题。

用经典的青春形象激励青年。 电视剧是人物的艺术,经典人物形象是优质电视剧的生命,优质青春剧的人物形象不仅是具体、生动和独特的存在,而且能够表现出深刻而丰富的社会历史本质,具有超时空和跨国界的传播力和感召力,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青年茁壮成长。比如,电视剧《平凡的世界》中的孙家兄弟的艺术形象魅力就具有经典性,他们将个人命运同时代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记录了改革开放初期中国青年一代的成长史和奋斗史,将个人的命运抗争和家国情怀深度融合,用血泪故事铸就了时代先锋的光辉丰碑。再如,电视剧《恰同学少年》中青年毛润之、蔡和森等人的经典形象同样震撼人心,一代青年为了救亡图存,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为民族苦难奔走呼号,面对时代责任,没有逃避和退缩,面对祖国召唤,毅然决然勇挑重担并负重前行,他们用砥砺奋斗的形象诠释了民族脊梁和时代砥柱的深刻内涵,在枪林弹雨和炮火纷飞中告诉历史和未来——奋斗是青春最亮丽的底色。又如,电视剧《最美的青春》中扎根塞罕坝的知识青年冯程、覃雪梅、赵天山等形象令人难忘,他们以奋斗的青春诠释了满满的爱国主义情怀,将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高度统一在青春实践之中,每个青年形象都凝聚着塞罕坝人对党对人民对祖国的报恩情怀,彰显了塞罕坝青年群体战天斗地建设新中国的雄心壮志。面对新时代的召唤,青春剧的人物形象不能摒弃远大理想而孤芳自赏,不能游离于时代大变局的洪流而自说自话,不能在奢侈享乐中消沉堕落,不能在错误的复古思潮中或佛系生活中流连忘返,不能在西方生活表象的肥皂泡中异想天开,倘如此,终究会成为新时代的弃儿或落伍者。

用崇高的审美价值引领青年。 电视剧是一种审美的意识形态,以审美的方式回答了为谁书写、为谁立传和代言的重大问题,青春剧同样不例外,青春剧最鲜明的审美价值应该是崇高、壮美和阳刚。一流的青春剧总能够传达青年一代追求真理、追求进步的审美理想,借此去召唤一代又一代的青年为国家贡献力量,以崇高的追求为民族进步甘愿赴汤蹈火;优秀的青年形象总是新道德、新思想和新文化的建设者、传播者和引领者,他们以先锋角色和先锋力量,为民族发展和社会进步挑重担、做奉献和解难题,在高尚的事业中铸就了崇高的青年形象,在壮美的青春中写就了青春的赞歌和史诗,其中蕴藏的审美价值既具有功利性,又具有超越时空的非功利性,既有艺术家个体审美价值的希望和寄托,又有人类崇高情感的普遍性和恒久性。可以说,中华民族之所以能历经苦难而走向辉煌,离不开青年群体中蕴含的崇高价值的引领,离不开青年群体中壮美形象的感召,离不开时代青年阳刚特质的砥砺前行。如此看来,青年强则中国强、青年智则中国智、青年兴则中国兴是一种历史的必然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