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理论评论 >

为什么600亿市场难容“戏曲电影”?

2019-05-13 发表|来源:一起拍电影|作者:嘉栖

尚处于发展中的国产电影市场,总有奇观并行。一边是好莱坞超级英雄大片超80%的压倒式排片和票房占比,另一边是各类型、各题材的小众影片极力共存。

就像这部即将上映的由胡玫执导、邹静之编剧的《进京城》,以京剧史上著名的“徽班进京”的故事为主剧情,是大银幕上久违了的“戏曲电影”。

而事实上,回看中国电影百余年发展史,其诞生的起点便是一部戏曲电影《定军山》,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戏曲电影更是有过辉煌的顶峰。而今,随着电影市场商业化步伐的前进,却似乎鲜少见到“戏曲电影”的身影。

那么,为何开启了中国电影历史的戏曲电影会陷入式微之境?在新的机遇之下,戏曲电影是否还能迎来回暖之春?

十年仅二十余部公映,戏曲电影处境艰难

如果不是胡玫执导,邹静之编剧,富大龙、马伊琍、王子文等演员主演,《进京城》很可能又将成为“影院一日游”影片,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稍显尴尬的档期之中。

作为国内首部讲述京剧起源的国产电影,《进京城》以京剧发展史上的著名事件“徽班进京”为故事蓝本,讲述清代乾隆年间,扬州春台班进京为皇帝祝寿的前后,发生在宫廷皇城与曲艺梨园间的恩怨纠葛。

无论是从类型题材还是剧情本身来看,不难发现《进京城》是一部具有厚重历史感的影片。而胡玫,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能够驾驭历史题材影视剧的导演,其和金牌编剧邹静之的组合,也在一定程度上为这部影片的品质提供了保障。

而这也是胡玫导演自《孔子》之后时隔八年的大银幕之作。从前期曝光的物料可以看到,《进京城》所具有的精致的电影质感。

当然,即便如此,参照国产电影市场现状,不那么合时宜的《进京城》处境依然有些尴尬。与其同期上映的有《大侦探皮卡丘》这样的合家欢动画大IP之作,而《复联4》虽然已近收尾但余温尚存,留给《进京城》的排片空间似乎并不多。

而有名导、明星坐镇的《进京城》尚且如此,那么其他的戏曲类电影命运又如何呢?

对此,一起拍电影对近十年来能够在院线公映的戏曲电影做了粗略统计(陈凯歌执导的《霸王别姬》《梅兰芳》等包含戏曲元素的电影不在统计范围内)。

从上表可以看到,自2009年到如今,仅有21部戏曲电影上映,其中还包括几部无具体票房纪录,也就是说很可能只是“一日游”影片。

在这之中,票房最高的是2014年上映的粤剧电影《王化买父》,票房为612.2万。而像其他如《白蛇传》《穆桂英挂帅》等大家耳熟能详的戏曲电影,票房也都不甚理想,大多都不到百万。可以说,影片数量少,票房成绩不佳,是戏曲电影在国产电影市场化浪潮中的艰难处境。

中国电影的诞生起点,最高观影人次达1.4亿

而翻看国产电影百余年的发展史,戏曲电影却是不得不提的重要组成部分。

1905年,丰泰照相馆,著名京剧老生表演艺术家谭鑫培在镜头前表演了自己最拿手的“请缨"、"舞刀”“交锋”等几个片段,构成了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的面貌。据传此片在前门大观楼放映之时,万人空巷。

也就是说,中国电影的起点就是“戏曲电影”。只不过,在初始阶段,戏曲电影还没有形成一个独立的类型,只是作为一种艺术表现形式与电影这种技术手段相结合。在那个年代,著名的戏曲表演艺术家,同时也是电影的名角儿。

比如商务印书馆活动影戏部为梅兰芳摄制了《春香闹学》《天女散花》等电影 。1924年梅兰芳赴日本演出期间,也在日本拍摄过《霓虹关》《廉锦枫》等影片中的片段。

中国第一部彩色影片《生死恨》(1948年)中同样有戏曲的影子,而著名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则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部彩色戏曲片,至此之后,戏曲片成为了中国电影的独特类型,并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进入了黄金发展期。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1956年的黄梅戏电影《天仙配》观众观影人次达1.4亿,豫剧电影《花木兰》达1.14亿,和当时最受欢迎的故事片如《白毛女》《渡江侦察记》等观影人次不相上下。

而“文革”期间的“八个样板戏”如《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奇袭白虎团》《杜鹃山》等更是将戏曲电影推到了特殊位置。

不过,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随着国有制片厂制度的逐渐落幕,以及电影整体发展的衰退,戏曲电影开始步入衰落期。即便是九十年代中后期,电影产业进行了市场化改革,重新焕发出生机,戏曲电影似乎并没有完全融入其中,而是以一种稍显滞后的状态,努力赶上市场发展的步伐。

找到核心观众是关键,“戏曲+农村 ”模式或能成突破

为何如此?有人会说,是时代变了,现在的年轻观众不爱看戏,也不爱听戏了,那似乎都是老一辈爱干的事儿。

诚然,伴随着电视、互联网成长起来的80、90、00后一代,所接触的新鲜事物更多,娱乐方式更多元,而不像中老年观众,他们当时的成长环境,单一的大众文化娱乐方式使得戏曲成了他们的心头好,自然也会偏爱戏曲电影。

而对于年轻观众来说,他们成长的年代,恰巧伴随着电影市场化改革,以好莱坞影片为代表的国外视效大片进入市场,成了他们的银幕记忆和偏爱类型。

但是,不管是何种形式,经典魅力永存。拍sir身边就有几个朋友是戏迷,经常会相约去长安大戏院、天桥剧场等场馆听戏。而像《梁山伯与祝英台》《杨门女将》《女驸马》这样的戏曲故事大多脍炙人口,即便是年轻观众,也多有所耳闻,并且能从中找到情感共鸣点。毕竟无论身处哪个时代,总有情感是共通的。

而戏曲电影之所以如今尚处于式微之境,究其原因,在于其还没有做出对应时代发展的改革。

一方面,从制作端来说,做戏曲电影的人也在减少。拍摄此类电影不仅需要导演、编剧等电影从业者,对戏剧行业有所了解,而且也能甘于奉献,不去计较太多得失。毕竟在当下的时代,可能会面临投资亏损等现实的利益问题,因而选择拍摄戏曲电影,也是一件迎难而上的事情。

另一方面,从放映端来说,戏曲电影也面临找不到观众的困境。如前文所说,戏曲电影的受众可能更多的集中在中老年观众,而这部分观众并不是当下的主流受众群。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可能还没等到这些观众找到自己想看的电影,电影就已经被破下线了。

与此同时,要想吸引更多的年轻观众,戏曲电影也必定要在表现形式上做更多的变革。不过,如何将戏曲电影更好地与当下的市场相结合依然是一个难题。若还遵循老一套的程式化创作,戏曲电影必将失去这部分年轻受众。

事实上,当下一些戏曲电影也正在积极寻找突破之法。一部分戏曲电影,尤其是细分种类的如粤剧、豫剧、昆曲等,通过区域发行,可以积累一部分受众。

而在上个月北京国际电影节戏曲电影论坛上,也有参会者倡议打造“戏曲+农村电影”的新模式,使戏曲电影更好地传播。毕竟在农村,聚集了大部分爱听戏的中老年受众。若能够推广,也不失为可取之道。

当然,这条路还很漫长,需要产业链不同端的所有人共同努力。尤其是在电影市场迈向700亿的更高目标之时,属于中国电影诞生之始、承载着我们优秀传统文化的戏曲电影也该有其立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