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理论评论 >

长期用“假唱”欺骗观众的艺术工作者会永远遭到人民唾弃

2019-06-04 发表|来源:山西戏剧网|作者:杨淑骅 薛红星

关于“假唱”现象的思考

何为“假唱”?“假唱”就是歌唱者在舞台上放自己的录音,兑口形,只是做动作,现场不亲自演唱 ;更有甚者,“假唱”者在演出现场直接播放别人的录音,表演者与实际演唱者根本不是同一个人。谈及“假唱”,大家自然会联想到弄虚作假或商业活动中的假冒伪劣产品。“假唱”就是文化艺术事业活动中的假冒伪劣产品。“假唱”是一部分艺术家献给社会、献给人民群众的虚假的精神产品与精神食粮。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如果“假唱”成风,长此以往,何谈什么先进的社会主义文化发展方向?

一、“假唱”的市场何其大

当今社会,勿容讳言,在我们的国家,“假唱”市场是相当大的。伴随着物质文明的高度发展,我们的现代音响系统,录音与音乐制作系统也高度发展。作假条件越来越好,做假手段越来越高明,真可谓日新月异,以假乱真。我这里丝毫没有贬低我们的录音师与音乐伴奏制作老师的意思,相反,先进的音响设备系统与高超的音乐录音制作技术为我们的现代化舞台增光不少。先进的音乐编配制作技术与录音技术为我们的作曲家与戏曲音乐作家等的优秀书面作品插上了翅膀,并在社会,在群众中的流传过程中起了积极的作用。虽然先进的音乐录音制作技术为假唱者与做假者也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但是,这并不是必要的条件。假唱者、做假者、管理者等的良心才是“假唱”的根本与决定因素。

我们的媒体系统与演出系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约定俗成地养成了制作加播放的模式。许许多多的现场大型演出活动中,各路演员仅仅是比比划划、兑兑口型罢了。诸如在以前若干届国家级知名电视台的大型联欢晚会活动中,我们的艺术家们大多不亲自演唱。除开舞蹈、魔术、相声、杂技等等动作与语言类为主的节目是真正现场表演以外,其它演唱类节目绝大多数是提前制作好录音带,所以,这一部分演唱类节目的演员们在正式演出时的舞台上就不用再费口舌了。可怜主持人娓娓动听的言语,仅仅是为了做假者起连接装饰、牵线达桥的作用。各位神仙木偶演唱家们的“假唱”在先进设备的掩饰下显然娄显神通,气氛热烈,倾倒全国亿万观众。我们的龙头媒体国家级电视台都常常把假唱放录音当作一种主要的艺术表现形式与手段,这自然给我们的省、地、县等基层文艺组织起了一个良好的带头作用。即使在现在,我们的主流媒体的“演出与播放系统”仍然有“假唱”的痕迹出现,长此以往,必将严重影响我们的文化艺术事业向健康积极轨道发展。

全国的高端演出群体娄娄“假唱”成风,即使到现在也不鲜见。所以,我们的省级演出团体与媒体、地方演出团体与媒体也大势作假,团结一致地效仿。不得不承认,完美的录音制作技术与完美的音响系统已经为做假者、假唱者提供了广阔的、良好的平台与巨大的利益发展空间。你上级主流媒体与演出群体,甚至知名艺术家都假唱放录音,为了演出效果,为了更加完美,我们的基层演职员工录音假唱又何妨?在此,需要说明的一点是 :我们并不把“假唱”的错误完全归结为演唱者本人。相当多的时候,大型演出活动的投资者、主办者、甚至文化行政部门的主管领导,往往用行政手段命令、干涉演员们必须“假唱”。投资者为效果,领导们为政绩,演员们图轻松,何乐而不为!所以,绝大多数情况下“假唱”是一个综合性的社会现象。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些公益性的演出活动中,“假唱”是可以被观众谅解的。但在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商业演出活动中,“假唱”也时时会出现,这就大大地践踏了投资者与广大观众的根本利益。无论是在公益性的演出活动中,还是在商业性的演出活动中,“假唱”放录音都是绝对不应该出现的,这纯粹是劳民伤财之举。尽管有高级音响系统与先进录音技术为载体,我们的造假者与做假者可以永远把观众欺骗下去。但我们的艺术家们既然是真、善、美的传播者,就应该讲良心、讲职业道德 ;就应该刻苦专研,努力进取,不断提高自己的技艺水平与修养,敢于真唱,杜绝“假唱”,做求真、求善、求美的名符其实的人民艺术家 ;而不是做一个经常“假唱的艺术家”。“假唱”的普遍性令人发指,“假唱”的现象令人深思,“假唱”的风气令人担忧。

“假唱”的市场是很大的,它几乎遍及我们国家当今的很多演出场所与表演层面。这并不是夸大其词,而是作者本人经过数年来的观察、分析与总结而得出的正确的结论。

二、“假唱”的几种主要现象

当今社会,假唱现象时时存在,且愈演愈烈,手段高明,形式多种多样。下面谨以实例的形式论述几种主要存在的假唱现象与形式。以下这些实例均为作者本人的亲身经历,绝非凭空捏造。当前,从法律的角度来讲,在我们国家并没有明文的法律条款规定打击“假唱”。所以,从“名誉权”等的角度来讲,在此文章中,作者本人并不打算将真实案例的地名、主管单位及主办者人名列举出来,以免给作者本人或出版者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波折。关于“假唱”的现象与普遍性问题,我们的很多文化市场管理者,大型文艺节目组织者与导演们等应该是一个心知肚明的事情,当然就更不用说我们的演唱者自己了。

(一)大型广场文艺庆典演出活动中的普遍“假唱”。某省某市某大型广场文艺庆典演出活动中,主办者、策划者费尽心机邀请各地名旦来参加演出。为了所谓效果好不出差错,管他本地演员还是外地演员一律提前录好音。正式演出时,除了舞蹈演员、杂技演员、小品演员等是真跳真表演以外,其他演唱类节目大多是“假唱”放录音。我们的著名演员们成天飞机飞来飞去,露露脸,轻轻松松,且日进斗金 ;我们的广大观众们就这样被愚弄了,反而还是大声叫好,真是可笑。像这种政府投资的文化形象工程演唱会形式,在全国各地应该是很普遍的现象,这样的演出有什么意义呢?真是劳命伤财之举。很多时候,即使是“假唱”,在年关岁节等重要节假日当口,我们的著名演唱家们更是身价倍增,往往动辄数十万、上百万的出场费还不容易请来。人们崇拜明星、渴望精神食粮是好事,但应该是名副其实的、货真价实的精神食粮。在这活跃的演出市场中,我们的部分演唱家们坐坐飞机、出出场,甚至“假唱”,就能大发其财。我们的文化艺术市场就这样畸形发展确实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

(二)进京调演剧目中的“以假乱真”。某地某县某剧团投巨资打造一音乐剧目进京调演,该剧目的创作者为该省知名作家与作曲家,录音制作与演唱者均为省级名流。此剧团的所有演员无论是在排练过程中还是正式演出中,均不真唱,而是全部播放别人的录音,甚至连台词与对白也是放别人的录音。经过相当长时间的精确模仿与练习,演员们的假演唱、假对白与录音带配合的是天衣无缝,足以以假乱真。所有演员们的演出活动就是作木偶式的机械动作与兑口型,合别人的录音。据说在某知名编导的精心打造下,在各级领导与媒体的吹捧下,演员们的演技不断提高 ,一路过关斩将,进京献宝 ;媒体叫好,评委叫好,终于斩获全国大奖。不知是先进的现代录音技术与音响的原因让我们的大艺术家、大评委不知所措,弄不清真假 ;还是我们的大专家有意装傻,在一些别的参赛团队举报假唱的前提下,该剧团、该剧目仍获“国家大奖”。到后来还出现了假唱专辑在各地新华书店发行的违法侵权行为。像这种假借知名演员的演唱录音来张冠李戴式的比赛形式,在我们国家的一些基层文化组织团体中目前也是一种普遍现象。上梁不正下梁歪,我们的大艺术家与大评委这个上梁不正,所以我们这些基层文化组织的下梁也会越来越歪。上面作假与下面做假没有本质区别,往往下面做假比上面做假胆子更大。追逐名利与上行下效是目前我们国家文化艺术市场的一个通病。

(三)各地方艺术表演院团“假唱”成风。现在,各地方歌舞团体、戏曲戏剧类表演团体不知什么时候也已经约定俗成地养成了录音“假唱”的习惯。无论是在公益性的演出活动中还是在商业性的演出活动中,均“假唱”成风。一台晚会,除开主持人说话是真以外,其他演唱类节目三分之二是“假唱”放录音。更有甚者,有时整台晚会百分之百是“假唱”,长期“假唱”已经养成了我们的演员们不思进取,不加强自身艺术修养,有的人甚至已经不敢真唱了,这是一个十分可悲的文化现象。当然发生这种奇怪现象也与我们的部分管理者有关。我们的一些基层文化部门领导以及一些剧院演出团体管理 者,为了所谓舞台完美与圆满,有时不惜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干涉演员们演出现场必须“假唱”放录音,有的演员们甚而无耻到放别人的录音来为自己“假唱”撑门面的局面。很多时候,在演出活动中部分演员想真唱,敢于真唱,但是迫于领导的压力,也就不得不放弃真唱的想法。不仅如此,当前,国内一些戏曲类表演团体在很多演出活动中也“假唱”成风。无论是在电视媒体公演直播,还是直接在舞台上对观众商业演出,均提前录制好音乐与演唱的合成录音带,所以大多时候演员们均不用亲自演唱。一些时候,为了麻痹观众,舞台旁边还像模像样地坐着一个乐队从事假演奏事务 ;更多时候,直接取消传统民乐队,美其名曰 :节约成本,减少开支。像这种整个团体,整个剧目的假演唱、假演奏现象虽不是十分普遍,但还是时有可见的。但是,相当多的戏曲类演员以独唱并单独表演的身份出现在很多诸如电视媒体、广场文艺演出活动中的时候,也“假唱”成风,欺骗观众。

曾几何时,我们的很多老一辈歌唱家、戏剧戏曲表演艺术家们公开反对“假唱”,拒绝“假唱”的优良文化氛围已经成为美谈。可在当前,关于艺术道德、职业道德,在我们的很多文化主管者与一些演唱人员心中已经成为虚谈。以于至在我们全国各地文化主管部门举办的很多诸如什么“长江之春戏曲节”、“喜马拉雅话剧节”、“南海天地民歌艺术节”等等大型比赛活动中,也时时能够看到假唱假演出的影子。比赛做假,真是天理不容!

三、关于“假唱”的思考

当今社会,经济高速发展,我们的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是异彩纷层,百家争鸣,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与我们的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格格不入的“假唱”想象也异常发展,甚至逐渐成为一种文化艺术的主流形式。在我们文艺界内部人士中,关于“假唱”的现象几乎是人人皆知的不争事实。我们的文化主管部门,应该肩负文化大发展的重任,严厉打击、坚决取缔“假唱”这个文化“毒瘤”。还人民、还社会、还我们先进文化一片纯净、一片真实、一片清白。下面,我想分别从职业道德建设方面与关于“假唱”的立法的角度方面来谈谈感想。

(一)演唱者与文化主管者的职业道德问题

从艺术家个人方面来说,我坚信我们的绝大多数主流艺术家与相当多的艺术工 作者一定是反对“假唱”的,而且有许多演唱者从来没有参与“假唱”。但是,从“假唱”的多样化与各个层面来讲,参与“假唱”的演唱者的数量也是相当多的。所以,目前加强演唱者的职业道德建设问题是一个相当重要的社会文化问题,它严重关系到我们的艺术事业向做健康积极的轨道发展。请想想,一个演唱者如果长期“假唱”放录音,他(她)们的艺术事业能够不断取得进步而向上发展吗?当然,相当多的时候,在许多大型的广场演出、剧院演出与电视媒体直播等等演出活动中,我们的一些剧院领导、电视媒体领导、主要导演以及一些文化部门主管领导们往往要求、干涉、甚至行政命令演员们必须“假唱”。 受急功近利思想的影响,我们的文化部门领导们与导演们推广“假唱”,这是对观众们的不负责任,也是对艺术家们的不负责任,更是对艺术事业健康发展的不负责任。坚守职业道德是成为一个艺术家和艺术好领导的必要条件,说简单一些,我们的演唱家与领导者们讲职业道德就是尊重观众,尊重艺术,就是讲良心与社会公德。加强演唱者的职业道德建设是反对“假唱”的基础,加强领导者的职业道德建设是打击“假唱”成功与否的关键。

十数年前,世界杰出男高音歌唱家多明戈先生来上海巡回演出时,突发感冒,本应该改期再公演。但是,我们的大艺术家不敌观众盛情,毅然冒险坚持参加演出,演唱过程中出现了个别音的沙哑现象。但其高操的艺术修养,完美的艺术表现力,深刻的艺术感染力,与敢于真唱的高尚艺术人格深得千万观众喜爱。人无完人,洁碧微瑕人们是可以原谅的。我们的艺术家与艺术工作者应该是追求真善美的典范,因该不断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与水准,刻苦学习,努力钻研,不断进取。不能因为怕出差错而假唱成风,欺骗观众,贻害社会。一个长期用假唱来欺骗观众的艺术工作者是不会有什么作为的,其艺术生命力是会不断走向衰亡的,其艺术品德与艺术人格永远会遭到人民的唾弃。

(二)建立完善的法律、法规,杜绝“假唱”

“假唱”是时代的产物,“假唱”是文化发展进程中的一个怪异现象。高度发展的物质文明为“假唱”创造了条件。“假唱”是对社会的巨大欺骗,它欺骗了观众,欺骗了艺术,同时也欺骗了演唱者自己。“假唱”是文化发展的毒瘤!“假唱”严重阻碍了艺术事业的健康积极发展!“假唱”践踏了纳税人的根本利益!是什么原因造成“假唱”现象越来越甚,生生不息?怎样才能彻底杜绝“假唱”现象呢?文化部门反对“假唱”的条例为什么形同虚设!?所以,关于“假唱”的立法已经是一个刻不容缓的文化问题与社会问题。只有建立在完善的法律、法规基础上的文化市场,才能够从根本上彻底打击与杜绝“假唱”。

我们的文化市场管理者,我们的法律工作者,应该尽快呼吁国家加强文化市场的管理,尽快出台关于“假唱”的立法,建立完善的关于打击“假唱”的法律法规制度 ;从而向打击假冒伪劣商品那样来严厉打击“假唱”。我们的广大文艺观众应该不断加强自身的艺术修养,明辨是非,分清真假,让“假唱”没有立足之地。伟大的中国梦是和谐梦,也是诚实梦 ;伟大的中华民族应该做诚实守信的典范,绝不应该弄虚做假。我们的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应该杜绝“假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