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文艺评论 >

秋风飒飒闽江唱 榕城处处粉墨香——第十六届中国戏剧节之我见

2019-11-25 发表|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欧阳逸冰
话剧《柳青》剧照
淮剧《送你过江》剧照

深秋的“有福之州”,依然生机盎然。闽江滔滔,让蓬勃的左海(福州的别称)更觉意蕴绵长;鼓山巍巍,那点缀着氤氲雾霭的葱茏山冈显得越发高雅。无论是在三坊七巷,还是在风景宜人的西湖,所有灯柱上都有“第十六届中国戏剧节”的殷红旗帜在飘扬,甚至连酒店电梯里的小视窗也滚动播出了宣传片:“相隔26年重聚榕城,当代戏剧的盛会……”

10月26日至11月12日,来自全国30多家剧院团的25个剧种,演出了35台戏剧(含展演5台),构成了本届戏剧节的主体内容。配套活动的精心设置,如由赏析会、博览会、见面会组成的戏剧普及系列,由戏曲音乐论坛、戏剧创作论坛和福建省中青年戏剧人才培训班组成的艺术提升系列,使本届戏剧节更具专业性和群众性。

戏剧艺术家们一踏上“有福之州”的土地,就发出了由衷的感叹:遥想26年前,第三届中国戏剧节(福州)就是在当时在福州工作的习近平同志的热情关怀和指导下顺利举办的。而今,第十六届中国戏剧节的举办和演出,更加鲜明地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一系列关于发展文艺事业的论断,戏剧创作和生产取得了新的成绩。

历来,有出息的文学家、艺术家无不是“为时代画像,为时代立传,为时代明德”,因此得到了人民的喜爱和时代的铭记。此次戏剧节,再次体现了戏剧艺术家对现实生活的热忱关注,对时代发展变化的深刻把握,对人民创造新生活的热情讴歌,对革命英雄的真诚敬仰。在正式参演的30台剧目中,现实题材和现代革命历史题材的剧目有《陈奂生的吃饭问题》《柳青》《大河开凌》《人民英雄纪念碑》《送你过江》《方志敏》《江姐》《藏地彩虹》《六弦情缘》《起凤街》《童小姐的战场》《回家》《不越雷池》《林巧稚》《光之谷》《红军故事》等19台,占63.3%;在展演的5台剧目中,有《生命》等4台,占80%。

戏剧艺术家们深知,戏剧创作就是要在人类戏剧艺术的人物长廊里增添属于我们时代的崭新的独具魅力的人物形象。而这样的人物形象,无不蕴含着时代变迁的深刻内容。譬如,滑稽戏《陈奂生的吃饭问题》的主人公陈奂生,一开场,这个风烛残年的老农民就喃喃自语:“吃饭是个问题,问题不是吃饭,不是吃饭问题……”这貌似颠来倒去的话语,不是噱头,而是颇有探索精神的思辨,是主人公脑海深处的思想风暴(全剧都是他的回忆):为了吃饭,绝不能诓骗;为了吃饭,绝不能失信;为了吃饭,绝不能抛弃伦理道德;为了吃饭,绝不能逾越国法的底线。他用生命的最后力气毁家救赎,帮助大儿子重新做人;他得到了自己的命运之星的眷顾,那就是他终生思念和信赖的共产党人吴书记。就是这样,从本剧的题眼“吃饭问题”出发,发掘出了当代农民对人生道路,对社会变化,富有历史性和哲理性的检视与思考。陈奂生与傻妹夫妻,在最艰难的时刻,坚守道德准则,完成了由滑稽向崇高的升华,这是该剧最重要的成就之一。

话剧《柳青》也是本届戏剧节令人瞩目的作品之一,全剧以长篇小说《创业史》为镜子,反向映照出主人公柳青与农村现实生活的接触、碰撞和相斥相融,历经了他在皇甫村14年的艰难与欢乐、陌生与亲近、自信与困惑、内疚与坦荡、烦恼与坚定的心路历程。柳青和人民的关系,在剧中经历了三个过程:走近、走进、融合,最终完成了与人民命运与共。柳青如此全身心地深入农村生活,显示了他对人民的无限忠诚,显示了他对艺术创作的无比敬畏,还显示了中国优秀知识分子的宝贵传统,一旦认识了真理,就终生执着地追求它、维护它、践行它,“朝闻道,夕死可矣”。他从人民那里获取巨大的力量,又用自己的思想火花为人民点亮、取暖。这个独具特色的人物形象是话剧艺术家用真诚的仰慕和执着的追慕写成的。

在表现革命历史题材的剧目中,戏剧艺术家们苦心孤诣地塑造性格各异,血肉丰满的艺术形象,无不努力突出其蕴含着的当代性和当代思考。如淮剧《送你过江》,在壮阔的百万雄师过大江的恢弘历史画面中,着重的是人在解放战争中的心灵解放,江长秀、郭逸夫以及老船夫父子都从个人的小圈子里突破出来,汇入滔滔的革命洪流。吕剧《大河开凌》的男主人公迷糊则真实、独特,他从善良走向坚守,走向对真理的拥护,正是在新旧社会转换中许多农民的心路历程。更令人惊喜的是,女主人公被塑造得如女神那样圣洁,又如邻家小妹那样可爱。由此引出了关于美与青春的思辨:只有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青春才是那样的光彩照人。

的确,正如习总书记所说,“只有扎根人民,创作才能获得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譬如,河北梆子《人民英雄纪念碑》不仅以高亢明亮的唱段令人陶醉,更让我们看到其中隐含着的具有深刻历史内容的哲理:人民就是我们共和国的基石。晋剧《起凤街》再现了普通百姓历经改革开放40年,在传统习俗的浸润与现实生活的严峻洗礼中,心灵产生了巨大变化。歌仔戏《侨批》表现清朝晚期闽南人下南洋,做苦工,讨生活,历经生死,挣扎奋斗。令人感慨万千的是,身在异国他乡的劳工们用生命保护了主人公黄日兴,把血汗的积攒和对亲人的思念寄托给他;黄日兴又用自己的身家性命开拓并维系了南洋同乡与故国家园的生命线——侨批(批,即信件)邮路。用闽南人自己创造的歌仔戏来表现闽南人的侨批故事,张扬着闽南人的精神,那就是一个“义”字,铭记众人之信,实现众人心愿。这出戏最令人动容的是苦斗而又仁义的闽南人啊!

“把提高艺术质量作为文艺作品的生命线”,已经成为戏剧艺术家的共同追求。这在莆仙戏《踏伞行》和淮剧《武训先生》中表现得尤为突出。两出戏的共同特征是,剧本都具有很高的文学性,唱词雅俗共赏。前者,女主人公内心活动瞬间万变,“本道恩义尽/谁料情如江流心底腾/一起一落又一里/一回一旋后/转眼又千顷”;后者,男主人公数铜钱数出心声,“夜深沉十方静掩上庙门/佛龛下数铜钱叮当有声/这铜钱数在手神闲气定/叮当声暗夜里宽慰我心”。文学性还表现在两者的剧本结构十分严谨,戏剧主线十分清晰。前者,陈、王二人从牵伞相识,到住店相慕,再到定情退亲错中错,最后认同真心,归于好合;后者,武训与梨花共筑美梦,逆转为梦碎两分飞,武训沉沦到底,志办义塾反求生,心血被劫,绝地再起终成功。两者均含有这哲理性思考:前者,人世间不得轻易设局“拷问心灵”,一时并非一世;后者,发愤者自当百折不挠。

当然,有成就必有缺憾,这是戏剧创作论坛和两组戏剧评论专家们用8场研讨会认真讨论的重心。一些既具有学术性,又具有实践性的课题引起了戏剧艺术家的关注,譬如,现实题材、历史题材和改编移植的创作规律及其相互关系问题;创新与保持本剧种艺术特色的关系;演员创造人物与自我独特表达的关系;场面音乐与角色演唱的关系;当下评剧音乐现代化所作出的贡献……相信这些研讨必将在今后的艺术创作与理论研究工作中,发挥出积极促进的作用。

第十六届中国戏剧节历经18天结束了。然而,闽江不会忘记,鼓山不会忘记,福州和来自全国各地的3万多观众不会忘记全国戏剧艺术家们坚韧不拔的努力。祈祝戏剧艺术的未来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