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理论评论 >

塑造个性化的人物形象是武戏的终极追求

2019-12-01 发表|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谢雍君
国家京剧院演出的京剧《九龙杯》

武戏表演自成体系,拥有独立的行当(武生、武旦、武净、武丑),以及各自独立的剧目与独特的表演形式和艺术风格,与文戏一起构成戏曲艺术的完整世界。

形式美是武戏的审美价值所在,2019年全国戏曲净行、丑行暨武戏展演中的35出折子戏,不管是京剧、昆曲,还是粤剧、滇剧,娴熟精湛的翻腾跌扑,威武有力的功架身段,节奏鲜明,干净利落,极力张扬武功技艺之美。有以塑形为美的,如昆曲《醉打山门》、蒲剧《贩马·艾千传信》、京剧《钟馗嫁妹》等;有以展现绝技见长的,如京剧《三岔口》里“铁门槛”,粤剧《武松大闹狮子楼》里台脚上的搏斗,赣剧《弼马温》里宝剑入鞘,宁海平调《李慧娘·见判》里的耍牙等;更有以群武形象展现演员高超技艺的,如昆曲《雁荡山》里刀、枪、藤牌诸般武艺,徒手格斗、旋子功夫等群武、群斗场面,令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武戏风格多样,技艺难度高,演员动作快而稳,相互配合默契,都表明当下武戏的技艺传承已经达到一定高度,凝结着各剧种武戏艺术的精髓,展现了各剧种武戏的独特魅力。

赣剧《弼马温》剧照

但技艺表演只是武戏的基础,塑造个性化的人物形象是武戏发展的终极追求。观摩这些武戏后,印象最深的是滇剧《鼓滚刘封》里的刘封、柳子戏《张飞闯辕门》里的张飞、祁剧《秦府抵命》里的秦灿等。刘封以美扮丑,体现其阴险、奸诈、毒辣。他想杀父篡位,但又心虚,担心谋权之心被人识破,听说张飞带兵来到上庸城时,吓得从椅子上翻下来,演员运用瞪圆眼、抖翎子、翻袍袖等夸张动作表现此刻狂妄而胆怯的刘封,人物复杂、隐秘的心理通过表演程式、技术清晰地呈现出来,一个典型的人物刘封在观众眼前鲜活起来了。程式技艺是武戏的载体,是抽象性的动作单位或组合,塑造人物形象才是武戏创作的目的。创作时,从人物性格、情感意志、矛盾冲突等出发,对程式技巧进行适度的选择和组织,并加以有规律的变化、发展,使类型化角色转化为性格化的人物形象,实现角色类型和人物个性的统一。

滇剧《鼓滚刘封》剧照

个性化的人物形象塑造,也是创作大戏的前提条件。对于武戏演员来说,创作大戏是一种全方位的考验,既需要技艺娴熟、功夫全面,也需要创新能力,广泛吸收、融会其他艺术元素,博采众长,按照武戏创作规律去琢磨、创造新的表演技法,在对人物心灵体认的同时,传达出武戏的精气神,完成武戏的新创造。折子戏是武戏活态传承的基础,而武戏大戏的创作可以改变当前武戏创作边缘化的局面,激发武戏演员创造力,丰富和推进武戏在新时代的发展。期待武戏新戏的涌现。 

(作者系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