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理论评论 >

音乐剧《阴阳师》:从游戏生长出的舞台之美

2020-01-13 发表|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郑荣健
音乐剧《阴阳师》剧照

继由网易游戏旗下IP 《阴阳师》衍生的音乐剧《阴阳师》第二季“大江山之章”在上海、郑州、成都、重庆、长沙、武汉、西安、天津、北京等9个城市连演35场之后,近日该部音乐剧在京连演5场并圆满收官。这部以“中国原创+日本合作”跨国模式诞生的游戏IP音乐剧,打破“二次元”和“三次元”的体验壁障而使游戏、动漫等元素与传统舞台艺术实现融合,为中国观众带来了崭新体验,受到粉丝的热烈追捧,也为音乐剧创作带来了时尚新颖的选择路径。

游戏《阴阳师》是由网易游戏自主研发的3 D日式和风回合制RPG (角色扮演游戏)手游,游戏中的和风元素以《源氏物语》中的日本平安时代为背景设计。作为一款现象级的优秀手机游戏, 《阴阳师》在测试之前就受到了粉丝们的关注,其唯美的画风与精致的游戏原声,让每位玩家都体验到平安古都的韵味,一直为玩家所称道。而“2 . 5次元”音乐剧源出日本,是以真人演员来还原“二次元”作品的一种演出形式。近些年来,国内曾陆续引进了《火影忍者》 《美少女战士》等热门人气作品,而《阴阳师》则是手游领域“破壁”探索的首次尝试。

音乐剧《阴阳师》的剧情根据游戏内容进行了二次创作,游戏玩家们熟悉的源赖光、鬼切、酒吞童子、茨木童子等一系列原本只在手机屏幕中可见的动画形象与武器装备,都一一出现在音乐剧的舞台上。该剧选择了一个原著中类似于“番外”的精彩短篇故事,从一次复仇开始,在阴谋、欺骗和杀戮的交织中将情节推向巅峰,而在巅峰过后,阴谋破灭、真相大白,整个剧情环环相扣且高潮迭起。该剧不仅讲述了跌宕热血的故事,同时也对人性的异化进行了积极探讨,在复仇与守护之间触碰到了更深层次的文化内涵。

据介绍,为了呈现剧中所展现的日本平安时代的着装特色及风貌,主创团队除邀请日本剧作家进行剧本创作外,还全部采用日本舞台剧演员担纲演出——演艺新星森田桐矢、武藤贤人,配音、表演“双栖”艺人长谷川唯,宝塚歌剧团前团员兰舞YU以及宇野结也、土井一海、北村健人等悉数加盟,吸引了不少该类别的粉丝到场助阵。从选角到造型、从编剧到演出,该剧都尽力符合原型,原汁原味地再现。舞台上的服化道,比如晴明的狩衣、酒吞童子身背的葫芦、茨木童子的鬼手等等一系列重要服装道具以及他们的妆造,不仅在整体设计上,从质感、用料到造型,都极力还原游戏效果。

音乐剧《阴阳师》出品方璞润国际透露,“大江山之章”去年上半年巡演票房突破人民币2500万元,售票比例与上座率均超90 %,有超过50 %的观众进行过“二刷” ,部分观众甚至跟着剧组连续“五刷” 。而随着音乐剧的巡演, 《阴阳师》游戏的日均在线率也提升了15 %。 《阴阳师》官方商店与游戏内的周边销售,也同样相当惊人。据不完全统计,“大江山之章”在去年夏季巡演期间共达成了4000万元人民币的衍生品销售额。“ ‘大江山之章’的选址都在国内一线或准一线城市,选用的剧院均是标志性的文化公共设施,在《阴阳师》 IP的身上,我们尝试着探索一种娱乐和传统文艺交叉的崭新可能。它不仅是表现手段,还同时摸清了游戏IP矩阵的高度。当找到了IP制高点,未来的IP发展就会有更多可能。 ”音乐剧《阴阳师》出品人李昆说。

记者了解到,实现IP的“全产业链开发” ,是目前中国ACG (动画、漫画、游戏的英文缩写)行业频频提及的词。业内专家表示,音乐剧《阴阳师》就是一个让IP从相对单一的内容形态实现多维度运作的作品,它不仅起到了召回老用户、促进用户活跃度的作用,还将带动游戏衍生品贩卖,甚至可以形成音乐剧的独立周边衍生,实现良性的商业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