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理论评论 >

学术必须守住尊严和底线

2020-01-15 发表|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罗群

近日,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研究员徐中民发表于多年前的论文《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将刊发此文的中文核心期刊《冰川冻土》推上风口浪尖。该文是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成果之一,而内容则主要是以徐中民的导师程国栋夫妇的事迹为论据,“阐述了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描述了他们携手演绎的人生大道”。而程国栋正是《冰川冻土》的主编,徐中民所在单位正是该期刊的主管单位。目前,《冰川冻土》已发布撤稿声明,涉事导师已致歉并请辞主编职务,但徐中民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称,此文没有刻意吹捧导师,导师和师娘是一种互补的正反馈关系,这种关系是“共同发展之路的第二个阶段”,与其研究息息相关,具有重要的意义。

笔者在中国知网上搜索了徐中民发表的其他论文,发现他多为第二作者。

笔者对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问题并无研究,无法确定徐中民的导师是否崇高、师娘是否优美,也不懂得崇高、优美这对为诗人、哲学家席勒所关注并阐发的概念,与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问题有何关系。但是,学术自有规范,这是各个学科都必须遵守的,内容包括了研究对象选择、证据材料运用、理论逻辑自洽等多个环节。笔者不明白,既然徐中民自己在采访中都承认构成互补的正反馈关系——口语化来说,就是和睦互助的夫妻有许许多多,那么其导师夫妇为何具有独到的研究价值呢?学术生产是公共议题,而家庭生活是私事,后者这种外人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的、属于个人隐私范畴的内容,适合或者说被允许作为学术论证的材料吗?论文中一半以上篇幅在歌功颂德,这就是所谓学者的理论逻辑自洽吗?这些内容与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有关系吗?这样的文字作为“成果”,获得了国家的科研经费支持,发表在学术核心期刊上,实在令人汗颜、愤怒乃至悲哀。

那么,这样一篇极具争议性,目前被学术界和各大媒体广泛质疑和批评,导致被歌颂对象道歉并引咎请辞的文章,当初又是怎样通过自审、外审等环节而见刊的呢?程国栋身为主编,表示对该文在《冰川冻土》刊发毫不知情,又有多大可信度呢?倘若为真,那么该期刊的编审流程是否存在较严重的问题呢?基于徐中民、程国栋与中国科学院、《冰川冻土》的关系,笔者有理由怀疑,“奇文”刊发的背后存在人情往来等复杂因素。而这一点,是事关中国学术尊严和底线的大事,比一篇不符合学术规范的、业余的所谓“论文”要严重得多,影响也恶劣得多,必须引起重视。

这种现象多了,伤害的是中国学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