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理论评论 >

舞台美术与戏剧关系初探

2020-01-15 发表|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景俊美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剧照

改革开放40年来,戏剧舞台上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其中,最显著的变化有两个方面:一是演剧形态的变化,从广场到剧场或者说以剧场为主的演剧方式已经成为一个既定的事实;二是舞台美术的变化,从以写实为主的单一样式发展到写实、写意、写实与写意兼备、先锋、前卫、沉浸等多元化创作方式的呈现。特别是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戏剧舞台上的各式探索打开了一个令人无法估量的大千世界。舞台美术是戏剧艺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面对拥有强烈综合性的戏剧艺术,我们有必要对舞台美术的巨大变化进行理论观照,进而为戏剧的良性发展贡献力量。

“大制作”不是问题的本质

人们对任何事物的认知,总是有一个过程,并在遵循事物发展规律的节奏中去完善这种认知。舞台美术的意义,从老祖宗创立的“一桌二椅”的空间概念里就能看出它的高度提炼方式与虚拟性特征,这不仅是一种形式,也是一种审美,一种文化的具体呈现。改革开放后,舞台上一度出现了备受评论界诟病的“大制作”。在具体的剧目以及具体的时代背景里,大制作确实存在过于注重形式而弱化了主题内涵,过于关注舞台硬件而缺乏统筹考量戏剧的本体特征,甚至过于停留于“大”本身,而忽视与创作内容的匹配度等问题。然而舞台美术在发展过程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并不只是“大”的问题,而是和体制机制、艺术创作方式、观演关系等一系列问题密切相关的不同维度、不同层面的问题。所以在评论舞台美术的弊病时,只是笼统地归因于“大制作”的问题,并不是建设性的做法。换句话说,分析舞台美术的问题,是需要进入创作的具体环节、幕后的方方面面去分析成因、影响因素、技术及执行力等一系列问题。如果仅仅以观剧者的好恶去评价,还只是游弋在舞台美术的外围。这个道理放在电影界特别容易理解,《泰坦尼克号》是好莱坞投资巨大的一部电影,但最终谁也不会只看它的投入,我们更看到它的巨大市场收益。在国外,戏剧界与电影界一样面临着与技术同步的各种探索,所以《战马》的成功,不仅在于内容的成功,也在于舞台美术中技术与艺术的完美融合。

内容为王是前提

科技创新不仅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而且带来了思维方式的变革。从戏剧舞台本身看,多元化的艺术风格和更加灵活的观演关系,越来越要求舞台美术的设计者们要不断创新创意设计理念以适应新的时代要求。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所呈现出的电影大片的即视感、梨园戏《董生与李氏》所做的极简化提炼以及小剧场戏剧进行的各种沉浸式表达,都是舞台美术在新的时代以及新的观演关系里所做的艺术尝试。这些尝试不仅在处理更为复杂的时空变化时调动了新的技术手段和艺术元素,而且通过技术与艺术的高度融合提高和引领着观众的欣赏水平和审美趋势。但是仅有形式探索绝不是这些剧目之所以获得巨大口碑的关键,关键的因素还在于技术背后的审美品格和语义内容。滑稽戏《陈奂生的吃饭问题》在形式探索上有很多新意,它不为了探索而探索,舞台美术的整个风格包括最后定格的风景画都烙着深深的时代印痕,但是它征服了观众,主要原因是剧的内容——不仅深刻,而且意味深长,耐人评品。“吃饭、吃饭,吃饭是个问题,问题不是吃饭,不是吃饭问题!”聚光灯下,当年迈的“陈奂生”用三句别具意味的话引出自己因“吃饭”而波折重重的人生历程时,观众看到的不再只是一个陈奂生,而是一个从时代的纵深处走来,裹挟着历史的浑厚与沉重,也裹挟着生命的朴质与单纯的“人”的深思。通过这个剧,观众不仅看到了土地之于农民的意义,更看到了艺术之于人性的力量。

适宜的才是最好的

戏剧反映的是一个社会的集体情感与精神面貌,同时也是展现梦想、鼓舞梦想实现的媒介。因此,没有舞台美术、灯光、道具、服装、化装等技术手段的支持,我们很难想象戏剧的未来将是多么灰暗和不可预知。舞台美术之于戏剧的意义,不仅是形式与内容的二元划分,也不是技术与艺术的非此即彼,而是你中有我、我中蕴你的共生共在关系。因此,好的舞台美术,无论它投入多少,一定是尽全力去衬托剧情、烘托人物、渲染舞台氛围的舞美呈现;反之,舞台美术的铺陈、奢华与堆砌,或者舞台美术的简陋、相悖与低劣,都必然是对剧作的巨大伤害。当下,我们看到了很多“文质”相宜的好戏,也看到不少难以令人满意的舞台呈现。从舞台美术的角度看,这些呈现最缺失的不是钱,而是创意,本质上缺的是懂行而又有艺术理念的人才。当电影在现代化的进程中突飞猛进时,它走过的历程绝不仅仅是对技术的简单占用,它必须要面对的是对电影中的本质性部分的根本性革新,戏剧亦然。所以观众在欣赏话剧《特赦》时,看到了情与法的博弈,也看到了演剧空间的禅意与思索、看到了情感的流动与艺术的颤栗。苏剧现代戏《国鼎魂》的美,既有王芳在演绎潘达于时的细腻、唯美与坚毅的张力之美,也有演员在舞台美术的现代语汇里的得体释放,那会说话的光影、极具烘托力的服饰,成为舞台上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学者指出:“文化是社会发展的深层助推力。”对于戏剧艺术而言,舞台美术的助力正沉潜在那深层的思想里,因为那思想的光亮,我们会看到演员的眼神与表情,那任何一个微小艺术细节的巨大震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