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文艺评论 >

文化的尊严应得到尊重

2020-01-20 发表|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李邨南

2020年,故宫迎来了它的600岁生日。正当人们满怀期待故宫“庆生”盛宴之际,却有人在故宫闭馆之日,开着“大奔”进故宫,肆意“撒欢儿” 。舆论为之哗然。毋庸讳言,由于历史条件和认识水平的限制,故宫一度确曾允许车辆驶入,但早在2013年,故宫博物院已明确实施“禁车”规定,从那时起,即便是参观故宫的外国元首政要,也是步行进入的。据介绍,英国的白金汉宫、法国的凡尔赛宫,也都不允许车辆穿行。尊重文化瑰宝,是现代社会的基本文明素养。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物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深厚滋养。保护文物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故宫是中国最著名的文物之一, “禁车”具有多重意义。科学研究表明,汽车自身的重量和尾气等,都会对古建筑造成损害。更何况,故宫不是普通的古建筑,而是文化的重要载体、历史传统的重要象征。对于中国人而言,故宫是一套复杂的文化密码,包含着中华文化的丰富信息,以及中国人的审美情趣和历史智慧。 “坐在这里,望着一列一列的雕镂着云头的白石栏杆和雕刻得极细致的陛道,是那末样的富丽而明朗的美” ,这是郑振铎先生笔下的故宫。其实又何止郑先生,张恨水、汪曾祺等文化名家都咏叹过故宫之美。对于普通中国人而言,故宫的历史沧桑、一砖一瓦、一柱一梁,也无不寄托着一份文化情思。正如史学家钱穆所说,对本国历史应具有“温情与敬意” 。对待故宫的态度,不但是个人的素养,而且关乎民族文化尊严,关乎中国人的情感。

开着“大奔”进故宫,不仅是对故宫的物理伤害,也是对文化传统的蔑视,更是对几十年来凝聚形成的“保护故宫”的政策传统和社会共识的公然践踏。

正因为如此, “大奔”进故宫事件,引起公愤和批评,舆论呼吁进一步查清真相和细节,可谓理所当然。同时,这一事件还应引起我们的深刻思考。文物是凝固的历史,历史是人类文明演进的痕迹。对待文物的态度,体现了社会的文明程度。文化瑰宝面前,必须人人平等;保护文化遗产,应当人人有责。这是一种美好的愿望,也应是一套健全的制度,更应是社会成员的文明素养。故宫博物院是我国文博事业的排头兵,不论是对于健全文博领域规章制度,还是培养公众对待文物的文明素养,都具有标杆意义,理应率先垂范,自觉发挥典型示范作用。 “大奔”进故宫事件发生后,故宫博物院表示“深表痛心并向公众诚恳致歉” ,反应及时,应予肯定。但是, “套路化”的辞令和文案背后,人们更关心的是故宫“今后,将严格管理,杜绝此类现象”的承诺能否兑现。

故宫是属于人民的。作为管理部门,故宫博物院不仅看管着一座昔日的宫殿,而且肩负着延续中华文脉的责任。“大奔”进故宫,看似一桩充满“娱乐精神”的事件,但到底是何人为驾车“撒欢儿”开了方便之门,是“偶一为之”的小概率事件还是其他原因,所折射出的管理疏漏不容忽视。近年来故宫文化建设蒸蒸日上,与社会公众和媒体的互动日益频繁,“故宫口红”等文创产品屡爆网红,少儿读物《故宫里的大怪兽》系列广受青少年读者喜爱,故宫雪景、角楼夜景等受到摄影发烧友的广泛追捧,故宫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不断改善,与舆论的关系日趋亲密。可以说,物理形态的故宫矗立在北京,文化形态的故宫存在于国人文化生活和精神世界中,作为国家形象的故宫,更是远播海外,承担着“文化大使”的功能。如此成绩确实来之不易。因此,故宫博物院必须切实承担起追责的工作,并及时向社会公布进展,以“大奔”进故宫事件为反面教材,开展“文物保护,人人有责”的宣传教育。

故宫走过600年风雨岁月,或早已看淡人间沧桑、恩怨荣辱,只是静默地将文化之美展现于世人,引导人们参悟兴亡更替中的历史智慧。故宫博物院自1925年成立以来,也已有90多年的历史,经历了战火和人心的考验,更应充满无畏、智慧和担当,敢于面对漏洞和不足,自觉成为人民精神文化生活的重镇而非少数人“撒欢儿”之地,从而获得继续前行的不竭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