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文艺评论 >

从“现场感”到“网络感”,改变的不只是演出和观看方式

2020-06-08 发表|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风寒
五月天在线演唱会

随着国内新冠肺炎疫情的好转,关于恢复文艺演出市场的讨论越来越频繁地见诸报端,一些剧场、剧院已先行开放。而与之相伴,人们对线上文艺演出的关注也越来越多——在5月的最后一天,颇具人气的流行乐团五月天在台北举办了一场演唱会,与以往不同的是,这场演唱会只能在网上收看,举办演唱会的体育场内空无一人,但演唱会的视频却通过各大网络平台传到了世界各地,据统计,这场在线演唱会共有超过3500万网友观看。

据媒体报道,疫情期间,共有“B站”与摩登天空合作的“宅草莓” 、快手开启的“云蹦迪” 、抖音推出的“DOULIVE”系列、网易云音乐的“硬地Live” 、大麦“平行麦现场”超级演唱会等各种形式的在线音乐节或在线音乐会上演。还有像“相信未来”线上义演这样的公益演出出现在网络平台上,让人们感受到了音乐的温度。

其实,音乐演出“上网” ,并不是一件新鲜事。早在2014年8月,腾讯视频就推出了“Live Music”平台,在举办线下演唱会的同时,通过对演唱会进行直播来吸引网友观看演出,这之后,很多视频网站和音乐播放平台都推出了线下演唱会的现场直播服务。从今天的视角来看,这类“上网”的尝试还停留在“前网络社交时代” ,线上播出只是为线下演唱会增加观众流,是线下演出的一种增值性转换方式。

与之对比,我们可以明显感受到,今年疫情期间的众多线上演唱会是完全不同的,不仅因为它们仅在网络上“独此一份” ,而且形式上也更有“网络感” ,比如:表演者并不只是站在舞台上演出,还可以坐在家中的椅子上边弹边唱;不少歌手在演唱间隙,会认真地跟屏幕前的观众互动;即使是形式上略显传统的线上演唱会,也增强了视觉表现效果……当然,这种看起来“很网络化”的呈现,跟疫情期间的种种限制有很大的关系。例如,疫情暴发时,歌手只能在家独自弹唱,不能跟乐队一起表演,这就使他们的表演充满了“草根”气息,让人想起了短视频平台上的“素人”网红。

可也正是由于这些充满“网络感”的细节,让线上音乐会形成了自己的特点,吸引了更大范围网友的关注。对比于传统演唱会,如今的线上演唱会已经有了不同的性质——在一切传统实体都受到互联网冲击的时代,线下演唱会之所以能长盛不衰,是因为它能满足观众体验“现场感”的需求,这种“现场感” ,夹杂着“听到‘真人真声’ ”“近距离看到偶像”“可以一起合唱”等具体的感受,让人产生强烈的情感共鸣。

不同于传统演唱会的“现场感” ,线上演唱会没有这样的优势——观众参与线上演唱会,并没有进入演出现场的那种仪式感,自然也不会感受到在现场合唱时那种“融入集体”的动人氛围。屏幕的存在,使演唱会参与者的互动体验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毫无疑问,线上演出的参与者并不能共享一个共时的体验空间。

这和传统演唱会对“现场感”的追求背道而驰,也是很多人坚信传统音乐表演形式不会被替代的原因。的确如此,人们很难在线上演唱会中感受到“现场”氛围,而很多去体育馆听演唱会的人,恰恰是为了体验这种氛围。

提供不了“现场感” ,线上音乐会却可以提供“网络感” ,这是一种基于“短平快”特点的全新体验——首先,互联网的特性降低了人们参与演唱会的门槛,扩大了线上演出的观众范围,使潜在的观看群体得以扩展到“全民”的层级;同时,线上演唱会的观看行为有着随性、间断、黏度低的特点,除了那些忠实的粉丝,很少有人能全神贯注地坚持看完整场演出,人们会像观看网络视频那样,只听“有情怀”的歌曲,或者在听歌的同时,吃着零食,打着游戏。这样的体验,是传统演唱会给不了的,它让人想到了短视频平台上用户的观看习惯:在快速地视频切换之中,享受着低浸入感的娱乐。

而也正是这种“短视频化”的观看体验,为线上演唱会这样新兴的演出形式提供了生存的土壤——从网友的评价来看,人们对线上音乐演出有着巨大的需求,在保留传统演唱会的同时,线上演出不失为一种可以继续深入探索的演出形式。

而对于演出生产方来说,同样需要走好音乐演出的线上之路:一方面,传统演唱会毕竟会受到空间限制,出现“场地座位有限”或“买不到票”“在外地”等情形,影响目标受众的消费热情。这种情况下,策划一些线上小型演出,无疑会满足相当一部分粉丝的消费需求。另一方面,线上演出可以为线下音乐活动培养潜在的消费群体,通过线上“短平快”的表演“圈粉” ,远比花大价钱做广告来得实在。

从已有的线上演唱会之中,我们已经看到了生产者们的“互联网思维” ,同时,他们也在努力适应网络平台的特征,正如“郝云超级在线演唱会”总导演杨子所说的,歌手在网络上演出,“网友关心的不是你的原创作品,而是你的‘网感’ ” 。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线上演唱会仍然受到“现场感”思维的影响,在努力营造“现场”体验的同时,忽略了对“网络”体验的深入塑造,让它们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水土不服。

其实,线上演出完全可以向抖音、快手这样的短视频平台取经——面对覆盖范围更广泛的观众,线上演唱会可以以更“小而精”的方式来呈现,也可以在对话、点歌、刷礼物等互动方式上下功夫,或者发挥网络视频可编辑的优势,呈现更有视觉冲击力的效果,等等。另外,短视频平台花样众多的变现方式,也可以为线上演出的盈利模式提供借鉴。

要知道,从“现场”到“网络” ,并不只是演出平台和观看方式的改变,更是一种生产思维和用户体验的变化,走好音乐演出的线上之路,才能最大程度地激活文艺演出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