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的时代要求

2021-02-10 发表|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陈鹏

文化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具有战略地位。文化的战略地位,决定了文艺的重要作用,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文化的蓬勃发展,需要文艺的繁荣兴盛,需要“无愧于伟大民族,无愧于伟大时代”的“高峰”之作。攀登“高峰”是需要有立体支撑的,于是文艺评论“鸟之翼”“车之轮”的意义就显得十分重要。尤其是把文艺评论作为“加强和改进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的主要方式,对文艺评论提出了时代的新要求,赋予了历史的新使命,这是前所未有的。从某种意义上讲,文艺评论者与艺术创作者对社会人生所要经历的体验和感悟是共同的,否则难以深切感受和评价文艺作品的精神实质。面对时代对文艺评论的新要求,文艺评论的自身建设成为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

文艺评论作为“文艺审美判断的理性表达”,包括以下几个方面:首先,这里的“审美判断”不同于一般欣赏,它是以审视具体的文艺作品为前提,以完成最后的理性评价为目的的审美行为。以评论为前提的审美不是一般的欣赏,而是任务性欣赏,审美过程要打开雷达、全力搜索、绞尽脑汁、分析形象、体验情感,审美的过程是一个既要深刻体验审美情感,又要绞尽脑汁分析形象的过程。其次,“理性表达”不是一般地“说话”,而是理性的“话语”,要有艺术鉴赏力和专业储备。尤其需要评论者具有在形象思维与抽象思维之间自由转换的能力。这样才能对艺术作品言之成文、顺理成章。再次,文艺评论还应该有客观公众性。评论家不应该是个人审美情趣的表达,而要有普遍的审美趋向和大众趣味,要有与时代同步的精神诉求。这种客观性与公众性需要专业学养和充分的艺术体验和审美经验。

笔者认为文艺评论应有的基本原则是:科学精神、专业品质和主体价值的三者统一。

科学精神

评论者自觉以民族复兴、国家强盛和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为基本价值取向,把作品导向与提高人民生活的幸福指数结合起来,从深层体验、深刻认识、深入开掘、深切表达4个方面着手,力求达到文艺评论的思想精深。

深层体验。加深对社会生活的关注程度,深切体验老百姓的疾苦,感受老百姓的喜怒哀乐,关心他们的生存状态和幸福感。开掘艺术家的责任意识和忧国忧民的意识并在作品中表达出来。如豫剧《焦裕禄》创作理念上最大的成功就是深刻体验人民的疾苦,把人性与党性,县委书记与丈夫、爸爸有机统一起来,表现了焦裕禄心系百姓的一片真情和为人民谋幸福的拳拳初心。

深刻认识。深刻理解人民创造历史的唯物史观,从关注民生的角度思考社会问题,引导和发现文艺作品透过生活表象探求具有艺术意味、富有哲理性的内容。艺术评论的永久魅力,不在于说出多少观点、多少论据,而在于关注艺术家创作的多种探索、对当代人的精神诉求进行开掘和预判。新时代可能带来文艺发展大方向上的重要变化,我们应该有思想的前瞻性和艺术的预判性。以戏曲艺术为例,未来可能会有几个转变,比如在创作观念上,核心矛盾由道德判断的“对与错”向思想观念的“差与别”转变;在人物塑造上,由类型化向典型化转变;在表现主体上,由时代群体意识表现向人物个性化表现转变……

深入开掘。从人民群众创作历史的伟大实践激发创作灵感,从中华文化的优秀传承中挖掘丰富源泉,鼓励创作有底蕴、有品质、接地气、聚人力的精神食粮,使之成为新的审美趋向和追求目标。充分展开艺术想象,在平凡中发现神奇,在日常中提炼传奇,不断涌现出有新鲜感、有活力的作品。

深切表达。评论者的表达要思想精深、观点精辟、思维严谨、逻辑严密。评论要充满智慧、语言生动、妙趣横生、妙语连珠、妙笔生花。写作态度要情真意切,用自己的生命体验去感受,用真实的情感去共鸣。

专业品质

评论者在进行文艺评论时要能够分辨出文艺作品的品性、品质、品位和品格。

以戏曲为例。品性,即把戏曲作为一个独特艺术门类进行解读和评判。看一个作品的戏曲化程度怎么样,看手眼身法步、唱念做打舞、编导音服美、动服道效画,整体上体现戏曲艺术规范、精妙、典雅的独特韵味。

品质,是指舞台艺术的整体呈现,包括艺术各部门之间的配合连接。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精确。所有的艺术元素、舞台运用、人物形象都要结合得完美无瑕,不多余也不亏欠,多一分则长,少一分则短。第二,精妙。充分发挥想象力,营造出新颖别致、出乎意料的舞台效果。第三,精尖。精尖的艺术绝活绝招,新颖的、高科技的舞台呈现方式。第四,精细。所有的舞台呈现都要做到一丝不苟、精益求精,让艺术的每一部分都成为透视灵魂的眼睛,通过舞台上的每一个道具都能看懂作者的气质。第五,精致。舞台演出过程中,各个部门对创作意图要完成得严丝合缝、精益求精、浑然一体。

品位,充分体现戏曲的韵味韵律、风格沿袭、剧种流派等因素的传承与创新,追求优美、含蓄和诗意。特别要警惕和抵制“三俗”。第一是庸俗,主要是指精神缺失,以物质为先,忽视精神,放弃理想;第二是低俗,是指精神格调的低下和情操的低落,主要是指与色情、赌博、毒品相关,也与泄私愤、颓废的精神状态有关;第三是媚俗,主要是指艺术作品对庸俗和低俗的迎合屈就,放弃了责任感和精神追求。

品格,指的是整个作品要有大气象、大格调,从人物性格的鲜明、故事的感人、舞台呈现的完美、艺术意境的高远等方面表现出文艺作品的优良品格。

主体价值

评论者要独立、独特、独善其身。首先是独立,文艺评论在文艺大家庭中是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且在新时期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所以评论作为一个艺术门类,有着独立的话语身份。评论者是独立的主体,要保持自己的底气和底蕴。其次是独特,评论者要有自己的独特见解,敢于提出自己的看法,同时又要言之有据、自圆其说。最后是独善其身,评论者要有人格上的目标追求,要有“四心”,即“对艺术有敬畏之心、对事业有热爱之心、对作品有公允之心、对评论有责任之心”,建立评论的职业精神。同时也要看到,在具体评论中也不只是说真话、说假话那么简单的问题。在实际情况中,评论者要根据相关方面的实际问题和作品所处的发展阶段,把握好评论的三个方面:一是“言之有理”,用思想性与艺术性的真知灼见提出有价值的观点;二是评论的“场合目标”,主要看作品处于创作的什么阶段,根据艺术生产当前的任务目标着重解决创作进程中的关键问题;三是评论的“语气分寸”,尽量用创作者便于接受的方式进行艺术交流。

最后我们来说一下文艺评论的使命。文艺评论的核心概念就是“桥梁”。一个优秀的评论者要用自己的全部知识、能力、生命体验搭建三座桥:一是文艺作品与观众的桥梁,“为观众找好作品,为好作品找观众”;二是文艺理论与艺术实践的桥梁,评论家和艺术家的桥梁,两者应相知相识、结伴而行;三是连接文艺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桥梁,承担着促进中国文艺继承、创新、发展,提升观众艺术审美能力,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使命。

(作者系山东省戏剧家协会名誉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