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与时代同频共振推动文艺创作

2021-12-03 发表|来源:文艺报|作者:毛欣然

文艺评论自古以来就与文艺创作如影随形,广义来说,有文艺创作的地方,只要存在审美活动,就可能存在文艺评论。狭义地从专业评论的角度来讲,文艺评论是文艺评论者或者批评家在一定的时代背景、文化背景下运用相关的文艺理论,结合自身的审美经验、感性理性思考,对文艺作品及其创作过程进行评判、批评。作为文艺作品产生之后人类审美活动的产物,历史可记载的最早的文艺评论可能出现在周景王元年,即公元前544年,吴公子季札前来鲁国访问,鲁君让乐工为其演唱了《周南》《召南》等一系列舞曲,季札发表了大量评论,可被视为我国最早的文艺评论的雏形。南朝刘勰著作《文心雕龙》,作为我国第一部文艺评论著作,对我国古代文艺理论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及至后来涌现的大量文艺评论家及佳作,如南朝钟嵘《诗品》、南宋严羽《沧浪诗话》、清代刘熙载《艺概》、王国维《人间词话》,也都成为文艺评论界的典范。现当代时期,我们党高度重视文艺评论和文艺创作工作。党的早期领导人李大钊、陈独秀积极参与文艺评论的实践工作,对推动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中国化做出了贡献。毛泽东主席明确指出文艺批评是文艺界的主要斗争方法之一,邓小平同志提出艺术上允许批评、允许反批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艺批评是文艺创作的一面镜子、一剂良药,是引导创作、多出精品、提高审美、引领风尚的重要力量”。由此可见,文艺评论与文艺创作都拥有深厚的历史内涵,两者对繁荣文艺事业都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文艺评论和文艺创作是繁荣我国文艺事业的两驾马车,文艺评论对文艺创作具有积极的作用。

文艺评论对文艺创作的积极作用首先表现在文艺批评对文艺作品的艺术价值把控和遴选上。一部好的文艺作品,应该是经得住大众的评判,经得住历史时间的洗礼,经得住时代变幻的考验。虽然任何文艺作品都是当下时代文化的产物,代表着当代的某种艺术表达技术、艺术审美取向抑或文化特质,但文化艺术终归代表着人对美好事物的追求,通过文艺评论工作可以把那些创作水准不高、艺术价值缺失的文艺作品筛选剔除,并达到提升文艺作品艺术价值的作用。其次,文艺评论对文艺创作的积极作用更反映在文艺评论对文艺作品创作的积极精神导向上。文艺作品的灵魂在于其中蕴含的精神文化,好的文艺评论不仅会关乎文艺作品本身的创作技术问题,更会关乎文艺作品中蕴含的精神内核。文艺评论可以通过审美导向和价值导向,使文艺创作朝着更合乎主流价值观、审美观的方向进行创作。可以说,文艺评论是文艺创作的一面镜子,正是有了文艺评论,文艺创作才有可能摆脱自说自话的怪圈,多元化的文艺评论使得任何文艺作品都可在这面镜子面前自审它的美好或丑陋。

当代文艺评论的囹圄

进入新时代以来,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多元文化的碰撞交融以及文化环境的开放,各种类型的文艺作品爆炸式涌现出来,在多样化媒介及市场经济环境下形成了文艺作品创作和传播的热潮。审视当下文艺作品的创作动因,既有当代文艺创作者为表达自身文化艺术理念价值而创作出来的作品,也有迎合商业市场创作的功利性产品,亦有迎合政策法规宣教的产品。在此种种动因背景下,一些文艺作品不可避免地陷入审美价值狭隘化、市场庸俗化、文化意识薄弱化的境地,其中一方面是客观的外界多维因素所致,另一方面与当代文艺评论的弱化甚至边缘化有很大关系。文艺评论在文艺作品创作中的缺位,必然会使文艺创作缺乏正确的指引导向而陷入创作人自我取悦的囹圄。当代文艺评论的缺位,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文艺评论的动因饱含价值功利性。正如前所述,当下的文艺评论越来越受市场的支配而屈就于功利的需要,如很多书评人不是真正意义上去评书,而是屈就于关系的牢笼而在表面形式上讲一些“漂亮话”,影评人剧评人不是真正意义上地去评价影视作品,而是为了影视作品的宣传推介违心地写出影评剧评,等等。如此,文艺评论家一旦丧失了艺术评论的初心,文艺评论就不能发挥出其本应有的价值导向功能,丧失了其为新时代文艺繁荣事业“诊疗把脉”的功能,而成为一种低俗、物化、欲化的东西。

二是文艺评论的话语体系尚不明晰。当前文艺作品的大量涌现、互联网传播手段的迅速发展,文艺评论随着文艺创作一起由精英化走向平民化,任何人都在各式各样的平台、媒介发表自己的文艺评论观点,文艺评论大众化趋势日益明显。也正是如此,正是这种人人可参与的文艺评论氛围,虽然一方面带动了全民参与的高潮,另一方面也凸现出了当代文艺评论话语体系的模糊。这是因为,大众化的文艺评论总是容易从自身狭隘的感官审美体验出发,虽然其本身可能缺乏专业的文艺评论理论素养,缺乏从文艺创作的历史和未来、价值和功能等方面进行的宏观考量,但借助新传媒语境仍然可以大行其道。而那些专业的文艺评论家,却因话语体系不够亲民或者缺乏足够的批判精神、或缺乏足够的媒介渠道,往往只能在冰冷的象牙塔孤芳自赏,最终这些专业的文艺评论声音被淹没在网络的洪流中。再者,中国尽管有深厚的文艺批评历史,但近现代的文艺批评出现于东西文化碰撞交融的历史关口,文艺批评理论多倚重于西方文艺批评理论体系,一套符合中国实际国情、实际文艺现状的文艺批评思想和理论体系仍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需要建构。

与时代同频共振推动文艺创作

如何在纷繁复杂的文艺领域树立当代的文艺批评话语体系?如何最大限度地发挥文艺评论的积极导向功能以繁荣文艺创作?这是当今文艺界学者和创作者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以文艺评论推动文艺创作,首先应当聚焦于现实,实现与时代精神的统一。当今时代位于前所未有之大变局之中,多元话语体系并存。文艺评论允许不一样的声音,但那些偏离主流价值观、与时代精神明显相悖的声音,不利于文艺繁荣的声音,不利于社会安稳和法治化发展的声音显然不应有生存的余地。这就需要深刻把握时代的脉搏、把握现实的问题,直面当下现实,以推动优秀文艺作品遵循更好地为人民服务的导向开展文艺评论。文艺评论不是植根于脱离现实的乌托邦世界,而应是扎根于本土的理论渊源,在批判和吸收中借鉴外来因素,实现中国文艺评论体系的理论中国化和实践中国化,推动融合时代精神的优秀文艺作品的创作,推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繁荣发展。

以文艺评论推动文艺创作,还应正确处理市场需求和文艺评论者的文化自省的辩证关系,并建构符合时代特征的话语传播体系。诚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市场效益是驱动文艺创作的重要因素,但绝不是驱动文艺创作和文艺评论的主要因素和出发点。文艺评论者应有强烈的文化自省精神,这种自省精神包括强大的文化自信、独立的文化批判精神以及作为文艺作品批判者、改革者的文化自觉。并且在新的历史时代下,新的话语体系的建构和传播在形式上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文艺评论者须及时跟上时代的步伐,建构更为亲民接地气的利于传播的话语体系,防止陷入自说自话的冰冷境地。

当前,我国正处于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关键时期,要加强文化批评工作,建构出符合中国情况、与时代同频共振的文艺批评理论体系和话语传播体系,以文艺评论引导文艺创作的健康风向,最终实现文艺事业的大发展大繁荣。

(作者系成都锦城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中文系副教授,课题名称:场域视角下近代川渝历史名人研究,编号:XNZZSH2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