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特别关注 >

艺术创作要保持心灵的干净

2019-07-03 发表|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乔燕冰 王琼

——中国舞协名誉主席赵汝蘅讲述“初心”与“使命”

《红色娘子军》剧照(中为赵汝蘅)
  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排练照,从左至右为:王希贤、李承祥、白淑湘、赵汝蘅

“什么是初心和使命?对我而言,小时候跳舞,是为了给观众看;当了中央芭蕾舞团团长,是为了更准确地把握观众的需求;老了、退休了,把过去的创作、工作经历讲出来,是为了分享与传承。 ” 7月1日,在中国舞协党总支举办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系列活动中,中国舞协名誉主席、国家大剧院舞蹈艺术总监赵汝蘅如是阐释她眼中的“初心”与“使命” ,并以两段参演、创作经典作品的回忆,拉开了“舞蹈名家讲红色经典故事”的序幕。

距离《红色娘子军》首演已经整整55年了。据赵汝蘅回忆,1963年,周总理观看了北京舞蹈学校实验芭蕾舞团(中央芭蕾舞团前身)演出的《巴黎圣母院》 ,建议剧团排一出反映革命生活的芭蕾舞剧; 1964年,革命现代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在天桥剧场彩排演出,周总理不仅认真地观看了剧目,还给出许多宝贵的意见,“我当时饰演的是跟随女主角琼花出逃的红莲,周总理认为这个角色是一个‘中间人物’ ,建议我们梳理故事主线时笔墨更集中一些” 。经过反复的修改, 《红子娘子军》的主线更清晰了,“女主角琼花在前三场戏里还是个野丫头,第四、五、六场里逐渐蜕变为一个成熟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人物是立体的、成长的” 。

赵汝蘅认为, 《红色娘子军》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在于题材与艺术性的高度融合,“它不是纯粹的宣传,而是真正的艺术作品” 。 《红色娘子军》充满大量生动的细节,每个动作都不是凭空舞蹈,而是紧扣剧情,蕴含着丰富的潜台词。“比如最初的设计里,我们想表现琼花与娘子军连党代表洪常青之间的感情。洪常青把公文包交给琼花,离去时跃到一个小山坡上,回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这个回头就是一个有感情的细节,而琼花接过公文包的一刹那,也是她作为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成熟了的重要标志。 ”

“这样一个剧目,你今天看的时候依然会为它落泪。作为最早的参演者之一,我至今还记着每一段音乐、相应的动作,做梦都不会忘记任何一个细节。 ”回忆起参演《红色娘子军》的经历,赵汝蘅认为,那是一段幸福的、毫无杂念的时光,“跳西方芭蕾舞需要很高的半脚尖,跳这部中国芭蕾舞剧却经常全脚着地,脚后跟砸到地面上,刚开始特别疼、特别不适应,但这一点也不影响我们的排练热情;排对打、打仗的戏时,我们都是动真格的,有一次我踢腿用力过猛,直接骨折了;打起仗来的时候,男演员趴着,女演员就在他们身上翻人墙。这种全情投入的激情,在今天看来是很感人的” 。

作为职业剧团,中央芭蕾舞团也肩负着带领中国芭蕾舞走向世界的任务。如何在作品中融入更多独特的中国元素、反映中国人的现代生活?担任中央芭蕾舞团团长之后,赵汝蘅与导演张艺谋合作了现代芭蕾舞剧《大红灯笼高高挂》 。这在当时看来,是一次非常大胆的尝试,“我们契合点在于,同样想将中国最古典的京剧和西方最古典的芭蕾融合起来,张艺谋说他想做让观众不睡觉的芭蕾,这点深深打动了我” 。

赵汝蘅回忆,排演《大红灯笼高高挂》时,张艺谋写了十稿剧本,反复修改、斟酌,十分投入。有一次排演,他不断地调试一层又一层的灯光,熬到凌晨四点,一直到快关工作灯的时候,才终于表示“找到了” 。正是由于这种创作上的坚持与执着,芭蕾舞剧《大红灯笼高高挂》实现了艺术上的突破,为后来更多舞台艺术的跨界合作起到了重要的先导作用。

“在新时代的背景下,我们要保持自己的初心不改,就是要不急不躁,一步一个脚印地积累、创作。 ”赵汝蘅说,无论《红色娘子军》还是《大红灯笼高高挂》 ,都是在一种单纯的、没有功利心的创作环境中完成的,今天的文艺工作者要不忘经典,善于在经典中汲取能量,要深入生活、感受时代,在时代中保持心灵的干净,让艺术创作更纯净、更有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