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特别关注 >

老寺·戏台·祠堂

2020-03-25 发表|来源:阳泉晚报|作者:赵润生

很多事物随时间流逝而消失,难以割舍却无可奈何。那些容易引起人的共鸣,承托着情感和记忆的事物仿佛处于剥离湮灭状态,一点一点地远离我们,让人叹息。

人大都喜欢新鲜的事物,可有些东西,越老越有味道,越旧越有内涵。在一些老旧的东西里,总能找到乐趣和归属感。就像我曾经居住过的小村,尽管早已远离我的生活,可在乡愁的情怀里,老寺、戏台、祠堂……还是那样的鲜活。

家乡建村久远,小村依山而立,山清水秀,林木荫翳。整村坐落为凤凰单翅展开状态,村内较古老的就数村中的老寺、戏台和赵家祠堂了。

老寺寿圣寺(也有人称圣寿寺)掩映在几棵古柏树的怀抱中,灰色墙体,显得格外神圣、庄重、肃穆。

相传,寺庙修建年代久远。据现存石碣记载,明万历三十四年重修正殿、南殿,清乾隆五十七年重修南殿。另存明万历三十四年碣一方,清乾隆五十八年“重修寿圣寺碑记”等石碑4通,金大定十一年经幢1个。寺庙为一进院落布局,由正殿、东西耳殿、东西配殿、钟楼、鼓楼和禅院、山门组成,均为清代遗构。正殿为大雄宝殿,硬山墙,灰筒瓦覆盖,正脊砖雕,面阔三间。进深四椽,前出廊,圆形木柱,柱头上承接额枋和平板枋,台基石砌,前檐明间辟门,两次间辟窗。东西配殿亦为同类建筑。在上世纪中期被村里作为学校使用,后逐渐衰败,但破旧里透出往日的辉煌。后经有识之士捐资恢复。农历七月初一寿圣寺的庙会,村里村外的善男信女进进出出,人头攒动,天井里缕缕香烟燃起。

戏台位于老寺南侧,坐西朝东,与正殿平行,这与一般寺庙正殿和戏台相向的格局比起来较为鲜见。戏台三面观,卷棚顶,前台为悬山顶。面阔三间,进深五椽,方形小抹角石柱,石柱础、柱头上承接额枋,石砌台基,后台面阔五间,明间辟窗,两次间辟门,稍间辟窗。儿时我曾经历过这里唱戏的盛况,台上你方唱罢我登场,台下人群围得水泄不通,有的人垫着板凳踮着脚趾头观看,孩子们则骑在大人的脖子上瞅着台上的大花脸一声不吭。满床笏、八义图、秦香莲等事,可谓家喻户晓,以至于孩子们从小耳濡目染,什么忠啊、义啊、仁啊、孝啊,也在孩子们幼小的心灵中潜移默化地生根发芽。

祠堂是祖先的神灵所聚之地,是旧社会为了增强血缘、宗族关系之间的团结修建的,供后代祭祀。目的是强化全族俱荣、利害与共的意识。在村中养鱼沟的赵家祠堂,虽早已破败,但家族家风一直在传承着。这是一座清代砖石构制无厢单进院落,背阴面阳,祠门对开,竖鼓型门墩分置。门楼筒瓦硬山顶,卷草雕脊,脊端设独角兽,后檐伸入院中,檐由二圆柱、鼓型柱基础承载,柱间薄板,横楹封固,四扇屏门迎面,五级条石阶而跃月台。祠堂正窑三眼居中,中窑设置门罩,门券拱形,券上牵檐伸至月台,檐下两楹柱,鼓型柱础控间,岁寒三友木雕环楹装饰;左右耳窑相配,明窗拱券,窗棂斜格花雕,简朴中显现庄重,给人以踏实和舒服的感觉。

忘不了那古老的祠堂、庄严的门,曾香飘十里的老香椿树生长在古祠堂里。记忆中,祠堂被村里当做磨坊、木匠坊和铁匠坊,后来又用来储存粮食、牲畜草料。初春时节,看似威严关锁的大门里面,什么时候都可能有人潜入其中,偷钩几簇新鲜的香椿,乐此不疲。那绝对不仅是孩子们的乐趣,也是那些五大三粗大老爷们的所为。

那时,穷;那时,也乐。破旧的祠堂,成了赵氏族人血缘的纽带,唤起家族的团结;也因偷藏了一缕椿香,成了一季的期盼,一季的欣喜,温馨了那寂寞的岁月。

小村拆迁,祠堂不在,老寺和戏台用自己的方式诠释着文明。作为小村难得保存下来的建筑,老寺和戏台留给人们的不只是珍贵的历史和文化,更多的是一种小村向心力、凝聚力的扩散与收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