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理论评论 >

活态传承当与时俱进

2019-04-12 发表|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罗群

程派名家张火丁要改编、演出梅派经典剧目《霸王别姬》的消息,着实让戏迷兴奋了一把,当然反对的声音也有。近日,一篇题为《张火丁改编的〈霸王别姬〉真的能超越梅兰芳大师的经典吗》的文章引起笔者注意。文章认为,程派有许多优秀剧目没有继承,程派演员不该演其他流派的戏,唱《霸王别姬》的程派演员属于“欺世盗名”,已成型的经典作品不宜擅动,再加上跨流派演出鲜有成功者,因此也给张火丁的改编提前宣判失败。

认为流派之间壁垒森严,面对前辈留下的财富、资源,后辈唯有亦步亦趋、诚惶诚恐的观点在业界具有一定代表性,并非此文作者所独有,笔者以为不妨拿出来商榷。

其实,流派之间并非泾渭分明,而是存在“亲缘关系”。梅兰芳、程砚秋有师徒之谊,史料显示,程砚秋在形成自己的风格后,也曾演出过梅派代表作《贵妃醉酒》。而张派创始人张君秋曾向程砚秋问艺,《牧羊卷》等戏初期即习自程砚秋。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流派之间互相影响借鉴,流派创始人彼此惺惺相惜,成就梨园佳话,后人非要在流派之间筑起铜墙铁壁,实属庸人自扰,若以此对相关演员进行人身攻击,那就更不应该了。京剧演员将地方戏作品移植、改编成京剧经典剧目,大有人在,在剧种内部尝试不同流派,又有何不可呢?

流派纷呈是京剧繁荣兴盛的标志之一。笔者认为,流派是历史的产物,从特定的历史、文化环境中来,为演员看待艺术提供一种视角和价值观,并为演员塑造人物提供一套具有个性的方法论。演员之于流派,应当“择其善者而从之”,而不是让流派成为束缚演员的桎梏。流派纷呈的盛况形象地展现了“美美与共,各美其美”,非要争个高下,全无必要,甚至十分无聊。

研习经典、传承流派对京剧艺术传承来说非常重要,这毋庸置疑。但是,传承并不等于刻板复制。时移世易,不可阻挡,加上个人条件不同,后辈学习前人不可能做到与之完全一致,如果不能在继承过程中融入时代特征、个人体会,那么所谓“传承”就意味着“流失”。笔者认为,京剧艺术的传承是活态传承,它必然是与时俱进的,必须以流派的灵魂结合时代的精神与自身的特质,进行新的创造。以梅兰芳、程砚秋为代表的京剧大师,都是创新之猛将,故步自封、画地为牢首先就在精神上与大师相背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