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理论评论 >

用艺术凝聚信心和力量

2020-02-21 发表|来源:光明日报|作者:毛时安

抗击疫情,是一场全国全民全军动员的大决战。在这场战斗中,我们的文艺没有缺席,没有失声。全国文艺工作者第一时间用诗歌、绘画、书法、戏曲、音乐、小品、漫画等各种艺术形式积极投身抗疫主题的文艺创作。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推出让全国观众为之揪心、泪奔、动容的《2020年元宵节特别节目》,歌曲《坚信爱会赢》在抖音、快手播放1.2亿次,17位来自武汉的艺术家含泪演唱歌曲《武汉伢》……抗击疫情,文艺在战斗。

在重大灾难突然降临之际要不要文艺?我的回答是肯定的。通观文学艺术史,在面临重大灾情、疫情和战争的历史时刻,有良知的文艺家从来就不是冷漠的旁观者,而是坚定不移的在场者。他们用文艺表达发自内心地对生命的真切关怀。比如,在这次疫情肆虐的揪心时刻,有许多让人泪目的动人瞬间。除了国内的广大艺术家饱含激情地创作了大量鼓舞士气、凝聚人心的艺术作品,全世界也为中国人民奋力抗疫而感动,以各种形式为中国加油。英伦三岛的小学生用他们纯净的童声为武汉人民献上了一曲《让世界充满爱》;一衣带水的日本松山芭蕾舞团高唱《义勇军进行曲》,为武汉加油;而在马可·波罗的故乡意大利,由总统马塔雷拉提议,总统府奎里纳莱宫大厅响起了来自湖北的钢琴旋律《洪湖水浪打浪》。曾经到武汉演出过的捷克爱乐乐团得知疫情消息,艺术家们自发来到音乐厅特别献演一曲《茉莉花》,我深信,当小提琴最后一个音符回响、消失在空无一人的音乐厅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深深感受到艺术在此刻抵达心灵的温暖。

文艺家是精神劳动者,他们的生产资料是手中的笔,是画布、宣纸上的色彩,是曲谱上的音符,是舞台上的表演。通观人类文学艺术史,这样产生于危急时刻的优秀精神产品数不胜数。俄罗斯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在列宁格勒万分危急的时刻,写下了充满苦难精神和英雄气概的《第七交响曲》,成为人类音乐史上的不朽名作。在德国法西斯占领巴黎之际,加缪创作了《鼠疫》,以寓言方式记录了时代的苦难。在战火纷飞颠沛流离之际,诗圣杜甫用手中一支笔写下“三吏”“三别”,为一个时代留下了用文字筑就的千古不朽的“诗史”。

白居易在《与元九书》中说:“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此刻,我们需要文艺用人道主义的立场表达我们对生命远去的痛惜和悲悯,需要让深陷疫情重围的武汉人民看到14亿同胞在他们身后筑起的铜墙铁壁,从而坚定战胜灾难的信心,需要让在前方与病魔激战的医护人员感到精神和人文的关怀,需要让宅在家中的广大人民群众摆脱焦虑和孤独。文艺此时面对不同对象有着不同的功能。正是出于这种需要,全国不少文艺家在云端、线上和各种媒介开辟了抗疫第二战场。

可见,关键不在于我们能不能写,而在于我们在巨大的疫情灾难面前选择写什么,怎么写。要出自内心的真情实感,心怀民瘼疾苦,心忧天下苍生。要凝聚起我们战胜病毒的信心和力量。要尽最大的努力遵循艺术规律。那些从全国各地奔赴武汉出生入死救死扶伤的白衣战士、解放军医疗队,那些没日没夜建设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累得躺倒在工地上的建设者,为阻止疫情蔓延而封城固守的武汉人民,还有顶风冒雪在城市大街小巷奔波的快递小哥、司机……平凡而伟大的他们,是和平年代真正的英雄,他们展现出来的精神,值得我们的艺术家大书特书、真诚歌颂。但这真诚的讴歌,当然不是无关痛痒无病呻吟的闭门造车,更不是“感谢冠状君”那样的肉麻、无聊、无耻、扭曲。

我们期待,痛苦升华后能出现思想深邃、有精神力度的大作品,让后来者永远记得2020年春天来临之际中国大地曾经经历过的苦难和抗争。

武汉抗疫大决战已经到了黎明的前夕,武汉加油!全国人民和你们在一起。

(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