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山西戏剧网 > 上党梆子 > 资讯 > 晋城市上党梆子剧院 >

扶贫路上开新花——简说上党梆子《沁岭花开》

2020-04-15 发表|来源:山西戏剧网|作者:王芳

由晋城市上党梆子剧院排演的上党梆子《太行娘亲》,在2019年第12届中国艺术节上获得“文华大奖”提名奖,主演陈素琴获得“文华奖表演奖”。不久,该剧院再次推出由原班人马编剧、主演的现代戏《沁岭花开》。

如果说《太行娘亲》写的是生活在大山中的女性赵氏从愚昧到觉醒、从小我到大我、从自私到大义的蜕变成长史,那《沁岭花开》同样遵循这条创作主线,表现了从一个心中无爱、无希望、无未来、无大局观的女性成长为心中有爱、有担当、充满希望、看得到未来、懂得自尊自爱者的蜕变过程。

\

《沁岭花开》讲述在沁岭山中生活着一群世代没有走出大山的人,其中有一位寡妇名叫李山花,在全戏开场时只因为她没有被评上贫困户,没有享受到国家扶贫政策的扶助,而泼辣地阻拦了乡亲庆祝丰收的场面。她与乡亲、干部对着干的泼辣形象立刻吸引了观众。随着剧情的发展,直到她的哑儿子又羞又愤地写下“我恨她”三个字,又经过村第一书记张智龙的劝导,她才逐渐从“悍妇”转变为识大体、懂自尊的人,并利用自己的知识和技术,开始走上了带领同村人脱贫致富的道路之路,共同奔向美好的未来。

这部戏经过艺术化的提炼后,较为形象地体现了农村生活的变化。山花为什么会发生变化?哑儿子写下“我恨她”带来的心理震动、第一书记对她的理解使她产生的心理认同,都起到关键作用。第一书记请她出山采茶时,她还没有从歧视和孤立中走出来,而第一书记并没有强行要求她,而是给了她一份宽慰,为她的未来规划了美好的远景。这种细节交待也使该剧更加细腻可感。如在剧中,第一书记希望乡亲们走出蒙昧,心思沉重地对大家说:“我们还能不能说说心里话?”这一句台词直接点出现代生活的共性问题,如果我们都能说说心里话,那么,是不是就能杜绝一些冷漠、隔阂、猜忌?邻里之间是不是会获得更多的心灵相通?邻里之间和谐了,生活自然也会和谐起来。

戏剧如果仅仅是为了复活和还原生活,还谈不上艺术。针对新编历史剧、整理改编传统戏与现代戏的戏曲“三并举”政策倡导以来,现代戏直面言说当下的挑战。评剧《母亲》、沪剧《敦煌女儿》、豫剧《焦裕禄》等都是其中的精品。《沁岭花开》也直面当下农村生活,找准了农村现代生活的共性问题。该剧在直面农村扶贫问题上,强调不能等、不能靠、不能依赖的主张,提倡在思想上脱贫。2020年是扶贫攻坚决胜之年,晋城市上党梆子剧院此时排出这样一部反映时代、记录时代的作品,是在试图发出自己如上党梆子般高亢激越的心声,是在同题题材中创新创意以力图脱颖而出所做出的努力。

\

当然,一部好的戏剧需要不断精心打磨,这部戏在音乐、舞美、灯光上都还未完善,主角的性格前后差别还不够大,还需要进一步融入农村生活、体验生活,进而打磨出更加深入人心的作品。

太行山上的连翘花年年盛开,黄灿灿,很鲜艳,而它的果实还可以两次提供药用价值。在我心里,戏曲戏剧也总是在盛开。但愿好的戏剧或者文艺作品也可以提供丰富价值,除了审美、教育、娱乐等,还可医心。